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五十七、不详的预感
    李业对禁军是很好奇的,毕竟景朝有十几万禁军,都是皇权的保证。

    这样的时代是真正的“枪杆子里出政权”,战争几乎是常态,而不像后世在核威慑之下大国之间心里恨不能你死我活,可行动上也只能动动嘴皮子,搞搞小动作。

    这样李业觉得有核武器也是好事,要是没有以人类好斗的尿性估计第三十次世界大战都开打了,别说第三次。

    这个时代最危险的地方也在于此。

    根本没有核武器这种可以逼急了大家同归于尽的威慑力量。我今天收成不好我就可以出兵打你,我明天心情不好我就要打你,我后天突然做了个梦觉得是个祥兆也要打你

    还有就像当今皇帝,我觉得优势很大,可以a过去,所以我要打你。

    这样的时代是没有道理可讲的,除非手中有兵,否则就没有安全感,这就是李业对禁军如此感兴趣的原因之一。

    李业骑马不快,因为他骑术不行。

    路上很多百姓围观,人们对他指指点点,都不是什么好脸色就是。

    他则跟狄至聊起来,问东问西,大多问一些跟禁军有关的话题,看得出一开始这个年轻的都头很紧张,甚至有时说话会结巴。

    在李业的心理辅导之下,他才开始放松下来,正常聊天,有问必答,让李业知道很多东西。

    比如禁军平时不得靠近京城十里,禁军在城外有三个大营,最大的是武关南大营,最精锐的西北大营,为的是以防万一,防备从北边来的敌人,北大营表面是驻扎禁军,实则是安置很多老兵和伤残兵员的地方。

    “说起来禁军还有神武军吗?我这么没听说过。”李业不解的问,他听说禁军有武烈军,御林军,岭捷军,可从没听什么神武军啊。

    狄至有些尴尬,连忙作答:“世子,神武军就是御林军,只不过御林军比起武烈军和岭捷军少有调防外地的时候,又经常会巡视京都,所以神武年间陛下才赐名御林。”

    李业明白过来,不调防不外出就意味着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没有战斗力,想必很多人也是这么想的,难怪狄至说起此事会尴尬。

    李业没追问,换了个话题:“今天这么多皇家之人,到时候说不定皇上也要露面,大张旗鼓,人多眼杂,就不怕出事吗?”

    狄至摇头笑道:“世子大可安心,今日各门都有严检,不可能有人带着强弓劲弩入城的。”

    李业一脸黑线指了指他肩上挂着的弓:“这不就是弓吗,要是有胆子大的直接抢过来用,到时距离近说不定也能伤到皇帝啊。”

    刺杀的首选永远是远程武器,近距离刺杀是最不靠谱的,特别在守卫森严的京城,除非能像荆轲那样,用人头地图靠近皇帝。

    因为别说数量众多的禁军、武德司巡防营和上直亲卫营,几个普通人一拦就过不去了,所以李业才会好奇这个问题,今天皇帝可会在百姓面前露面,到时人群里要真有弓弩之类的岂不是很危险,他不怕吗。

    古代人到底如何做安保的,李业好奇。

    狄至一愣,随即将另外一侧空空如也的箭袋拉过来给他看:“世子你不会是忘了,除武德司、上直亲卫营,弩矢箭矢是进不了城的,城门要检不说,就是外地来的船也要过市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