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五十六、禁军
    第二天,万事俱备。

    初二也叫开年,初一斋戒结束,可以大鱼大肉了,也叫姑爷节,过门姑爷这天要带着媳妇去岳父岳母家拜年。

    很多人对古代婚姻制度有误解,其实除了皇帝并非一夫多妻制,而应叫一夫一妻多妾制,除去皇家,妾的地位可以看做高级奴隶或者下人,甚至可以买卖或者送人,并不像妻子一样有社会地位和合法性。

    不过这天最大的事情还是太后生辰。

    太后九十大寿,普天同庆,毕竟九十在这个平均年龄五六十岁的年代绝对是少见的,这种老人不用有什么峥嵘岁月,也不需光辉历史或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光是与岁月抗争九十载已经够让人们肃然起敬。

    所以这是一件天大的喜事,严毢一大早就起来,催促他准备寿辰礼物。

    李业早就想好,这是一个他香水的好机会,老太后老眼昏花,走路都不方便,要人伺候,伺候的肯定是宫里的妃子还有各家公主,正是一个推销他香水的大好时机啊。

    香水这东西本就只能赚富人的钱,寻常要大汗淋漓干活的人用这东西干嘛。

    所以他特意将还没完全成品的梅花香水倒出一些,然后融入少量融好的蜂蜡,装在小瓷瓶里,又觉得逼格不够,特意让严申去买个精致礼品木匣,垫上黄色绸布,再把瓶子放进去。

    潇王府比较特殊,他即是家主,又年不满二十,所以又要送礼又要巡城,权衡之下只好放弃送礼贺寿。

    想来想去让季春生代去送礼,毕竟他在皇城司待过,明白宫中规矩,一大早他换身像样衣服,架着车带着礼盒,匆匆走了,说是去得越早越容易被记住。

    李业当然也教他香水的用法,怕他记不住还附带一张纸条,写好用法。

    然后就等着禁军上门,最近京中关于他抄诗的传言,还有那李星洲和国子监生的故事愈演愈烈,昨天晚上大过年的居然有不怕死的人来王府门口叫骂,也不知是哪个对生活绝望无处发泄,又破罐子破摔的读书人,李业火大的直接让严申带人打走。不让季春生去是怕他直接把人打死了

    天天被人骂不气才怪,可李业心中也有数,之所以现在还如此大概是因为说书先生们都过年去了,只要再过些时日风向慢慢就会变了。

    因为孙文砚确实按着他说的去做,玩心理他从来就不怕谁。

    俗话说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但李业认为生而为人不一定需要数理化,但生物学和心理学确是两门值得学习的学科,因为它会班助你认识自己,认识人生,改变生活。知己者方能知人,就是这个道理。

    所谓心理学也并非是洞察人心,一眼看穿别人心中所想的神奇东西,那就是玄学了。

    心理学可以视为一种对人行为规律的研究总结,并非随意猜测,而更像数学的概率学。它能帮助人更好的了解自己,了解人类这个生物群体的活动规律,行为规律。

    如果你懂得这些规律并加以应用,就能很好的达成自己的目的,毕竟人类也是生物,任何生物都会有着原始的或者后天的本能,这些本能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并不受自己控制。

    所以能够“意识到”就很重要,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认知水平。认知水平高的人“意识到”的规律往往更多,所以能够利用和驱使认知水平低的人。人类社会的金字塔大多就是如此架构起来的,身处底层的人很多时候并非单纯能力问题,而是认知水平被限制。

    而现在,李业有着后世的很多知识,所以他的认知水平显然是远远高于这个时代的,这是他的优势。

    早上,听说南方官船已经到了元门渡口,很多民众都去围观,月儿激动的也拉着府里的丫鬟去了。毕竟几十万两银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