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五十四、疑窦丛生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

    李白一句诗足以道出从古至今人与酒精之间难以割舍的关系。

    “好个将军酿,果然至纯至烈,小二,店中还有多少窖藏,老夫都要了!”皇上拍案道。

    可那小二却摇摇头:“这位客官,世子说过,来店中之人买将军酿不能过三瓶。”

    皇上脸色顿时冷下来,福安连忙抢着问那小二:“这是为何,哪有这样做买卖的,我家主人有的是钱。”

    小二正色:“这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世子交代过,美酒有限,不能孤孤什么”

    “孤芳独赏。”福安提醒他。

    “对对,就是孤芳独赏。”小二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所以不能多买的。”

    皇上哼了一声不说话了,福安察言观色也稍微放心下来,心中感慨这小二算是捡回一条命:“那你就按照规矩给我们把剩下两瓶送来。”

    能赚钱自然好,小二高兴一笑,但还不忘提醒:“几位切记,世子说过这将军酿太烈,每日饮用要适度,不然会醉酒伤身。”

    福安也没架子,和善的点头表示知道,小二这才下楼拿取酒去了。

    皇上见他走了问道:“你们带的银子够吗?”

    卫离和福安都摇摇头,卫离反应快,连忙说:“陛下,属下这就去取,请陛下稍候。”

    皇上点头:“快去快回。”

    卫离噔噔噔下了楼,楼下早有候着的金吾卫,一匹快马飞速离开听雨楼。

    卫离一走,二楼顿时无话,整个酒楼寂静下来,皇上独自饮酒,一不小心就多喝几杯,冷峻的脸上也有些醉红,毕竟第一次喝这么高度数的酒不知后劲多大,一下子就上了头。

    醉酒的人往往不知道自己醉了,美酒在此贪杯也就寻常了,皇帝手中酒杯不停,福安虽然担心但也只能不断倒酒

    皇上脸色越来越红,筷子也有些拿不住,喝着喝着他忍不住叹气:“朱越的事,改军制的事,还有秋初出兵的事大大小小烦不胜烦,呵,偏偏这时星洲也跟朕闹!”

    “你说,福安你来说说,此次朕当如何罚他?”皇上说着又喝了一杯。

    福安想拦但来不及了,细密的冷汗爬上额头,赶紧站起来躬身道:“陛下醉了,这酒不能再喝。”

    皇帝一听大声怒斥:“朕乃天子,区区几杯岂会醉酒,再敢妄言朕杀了你!”

    福安吓了一跳,顿时不敢说了,只能悄悄将瓶中酒倒在自己杯中,然后趁皇帝不注意洒在地上,旁边皇上已经开始自言自语:“若是轻了定有人不服,到时作妖他一个小孩怎么防得住?若是重就他那般无礼,朕就是杀了他也没人为他申辩!”

    皇上说着晃动脑袋:“寻常人家孩子打闹不过皮肉之伤,皇家的孩子是要死人的!这朕最明白,从小就明白朕是不想承社绝后那是他唯一的香火,他为了救朕,年纪轻轻就,就”

    皇上还在自言自语,福安在旁边已经吓得魂不守舍,也不敢倒酒了,匆匆起身关好门,然后下楼,将楼外装扮成普通人的金吾卫叫来守住二楼楼梯口,不让任何人上去,然后在屋外候着,满头大汗也不敢进去。

    他在宫中一辈子比谁都明白,有些话是不能听的,一不小心听了会死人!

    酒楼老板不知发生什么,从后堂出来想问明白,福安只好亮出宫中腰牌镇住他,让他不要声张出去,然后惴惴不安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