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五十一、爆炸就是艺术
    “小芊你也来啦。”阿娇来到后山一见何芊便高兴的问。 “嗯”何芊扭扭捏捏,慌忙解释道:“是,是我爹让我来拜年的,我只是只是来拜年的,没错,阿娇姐我是来拜年的。” 阿娇好笑的拉住她的手:“我自然知道小芊是来拜年的,我又没问你来干嘛。” “是吗,哦也是。”何芊连忙点点头,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好过,总感觉闷闷的,又看眼前盛装打扮,美丽文静的阿娇姐姐,心里更不好受了。 阿娇姐人漂亮,又贤惠,还是京都最有名的才女,蕙质兰心,会写诗作词 还有那混蛋也是,虽然平时嬉皮笑脸,从不正经,说话做事天马行空,平时不会去卖弄,可只要一开口便出口成章,文采卓绝,阿娇姐和他就如金童玉女,一个才子,一个才女,般配得很呢 “小芊怎么了?哪里不好过,不舒服吗。”见她脸色不好,阿娇关心的问她,又伸出手摸了摸她洁白额头。 何芊连忙慌张摇头:“没,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阿娇姐你好漂亮。” 阿娇高兴一笑:“小芊也很漂亮啊,还比我英武得多了。” 何芊低下头:“哪有人会喜欢武枪弄棒的女子” 阿娇一愣,低下头凑过去道:“这可不像小芊会说的话,莫非有意中人了?” “没,哪有,根本没有!阿娇姐你不要乱说。”小姑娘气鼓鼓的着急道,阿娇也跟着咯咯咯笑起来  两个女孩在那边闹,另外一边德公却皱着眉头看李业手中的“大爆竹”:“你莫不以为这爆竹声响可以惊走马匹?” 德公摇摇头道:“也难怪你会如此着想,你这小子虽精明聪慧,妙计百出,可始终不通晓军事,没上过战阵,不知其中奥秘也算正常,不然你岂不成精了。 这战阵军马和普通车马的马匹可不一样,平时习训之时就有军士会专门用锣鼓之音每日惊之,日久天长早就习惯,一到沙场之上喧嚣吵闹根本不会惊走,而且两军交阵之前所有马匹都会青幔遮眼,是不惧火光的,你这爆竹便是再大也惊不动辽人军马。” 说着德公笑呵呵的摇头,倒不是失望,他反而有些高兴,毕竟眼前这小子实在多智而近妖,能让他吃瘪一次也好,不然以后要吃亏。 谁知这时李业却嘿嘿笑着说:“德公,我这爆竹可不是一般的爆竹。”他说着亲自将大爆竹拿到五十多尺外的低矮灌木丛中,然后挖了个坑埋起来,德公好奇的跟过来。 “不是要听响吗?你将这爆竹埋在土中干嘛。” 李业神秘一笑:“你看着就行。”不埋不行,他这个大爆竹里塞了一斤左右的黑火药,这个时代的秤一斤可有十六两!这么多黑火药,如果没有土壤阻隔声音传播,只怕炸起来能把周围的邻居都给吓惨了。 李业埋好后露出引线,然后拉着德公往后退,一直带着几人退到六七十开外,还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 “呵,没想你这小子胆子也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