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四十八、初一、上门宾客
    初一,经历昨晚的热闹王府依旧萧条而平静,大家日子更好过,但很多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改变的,李业这时候正带着两个丫头磨碳粉。 想必宫里的惩罚也快下来,其实在心底关于和皇帝的不对付他多少有些预料的,正如当初王府缺钱的时候严毢想到的是让他讨好皇帝,他想到的却是靠自己一个道理。 说白了经历和性格决定这些,李业也曾久居上位,在他所处的时代,他不需要向任何人卑躬屈膝,大家顶多平席而坐,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可在这个时代谁能和皇帝平起平坐? 所以起初李业心底其实隐约有所预料,他和皇帝的对立几乎是必然的,经历使然他不会对别人卑躬屈膝,只盼着等到成年后能有封赐,到时离京城远一些,眼不见心不烦。 如果到时皇帝不给,他就自己拿,这就是他为什么要赚这么多钱的原因。 景朝不许私蓄兵器,但并不是说普通人不给带刀剑武器,反而朝廷是鼓励普通百姓习武的。 所谓兵器指的是军队制式装备,特别指弩器,比如神臂弩,床子弩等,所以他就算把王府的所有护院套上全身板甲再挂上ak47也没人会说什么,因为并不违律,国家军队没有这样的制式装备。 永远只能靠自己,这一直是身为黑道领袖李业的理念,他从未想过靠谁。 出乎意料的是一大早固祈走后隔壁陈府的人就来拜年,来的人还是翰林大学士判东京国子监陈钰大人的长子陈文习,一个三十岁左右的文士,还带来一幅陈钰亲笔字画。 初一长子上门是最大的礼仪了。 要说他和隔壁陈钰老人的交集无非每天早晨见面打招呼,还有就是之前差点把人家打死没想到现在居然上门拜年。 李业对老人家印象很不错,就跟谢临江一样,是那种真正的读书人,洗洗手上碳灰亲自去迎接,陈文习很有文人气质,说起话来儒雅随和,说了些拜年的客套话。 坐了一会儿要走的时候从袖子里掏出鎏金红底的帖子双手奉上:“按例,每年元宵家父都会在咏月阁举办元宵诗会,届时望世子赏光,此乃请柬信物。” 说完他正色作揖道:“家父还有几句话望在下转达,家父说近日京中素有对世子不利的传言,但家父相信世子非小人也,还说不因俗言垢语而扰,不为巧言构陷而动,持正立身,不以言举人,不以人废言方为君子。” 李业半懂不懂,但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他那个所谓的皇帝爷爷昨晚还因谣言开口就骂,可一个差点被他打死的老先生,在京中口风最盛的时候却如此相信他。 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是如此奇特,李业郑重的拜谢了老先生。 本来这时李业该给压岁钱,陈文习对于陈钰来说确实是后辈,可王府情况特殊,当家的李业相较陈文习反而是后辈,给压岁钱就太尴尬了。 于是李业让月儿送了一瓶“将军酿”算是回礼,还特别嘱咐陈文习每天只能喝两盅的事情。  李业以为陈文习的到来只是个意外,除了陈钰这种真正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大儒,该没人家会愿上萧条没落,名声又不好的潇王府了。 结果陈文习前脚刚走,后脚他的皇叔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