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四十六、天家威严(上)
    来的人是宫里太监总管福安,车架都是宫里的,李业有些头晕,上了车就靠着缓一缓。 他其实不想去,但对方是皇帝,他的爷爷。 虽然他几乎记不起自己这个爷爷长什么样子了,但这样的时代皇帝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无上的权力,特别是之前和德公闲聊的时候德公跟他说过,当今皇上及其强势,集权于一身,几乎没人敢与他相左,李业心里难免有些紧张,但他也明白不去不行,于情于理都是。 马车缓缓穿过开元街道,今晚不宵禁,到处是明亮灯火和喧嚣,时不时传来爆竹的声音。 看着夜空中闪烁的火花,他不由自主想到家中的硝石,他自己又制了几次硝,前前后后收集五斤左右的硝石,可都没机会用,看来年后有得忙了。 今晚守岁,明天初一宫里还有祭天大典,他没有封号,不用去。 爆竹声中一岁除,岁月是所有人都无法抵抗的力量,在李业昏昏沉沉中,马车过高大的午门,进了宫墙,一路奔向正殿长春。 远远的他就看到那宫殿,灯火通明,闪烁如同繁星,像色中的巨岛。下车后殿前还有一大段路,以及数不清的长长台阶,两边伫立的都是上直亲卫营精兵,福安小步在前面引路。 不过他实在太快,有点竞走的感觉,李业忍不住道:“公公慢点慢点,我跟不上。” 福安一愣,还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这么说,一时不好应对,只好点头慢下来。 李业观察两边站岗的上直亲卫身上的铠甲,兵者国之大事也,只要是兵器,必然是一个国家,一个时代的技术和工艺综合体现,在什么时候都不例外。 这些上直亲卫装备精良,典型的鳞片甲,这种铠甲工艺复杂,做工精良,主体是大量串接起来的铁皮,至少有上千。所谓铠甲,铠是指金属,甲是指皮革,二者结合的才是铠甲。 李业一边看一边走,搞得几个侍卫一脸不自在。 福安大声通报后李业才能进入大殿 整个长春殿非常宽敞,角落都是炭火供暖,暖烘烘的,走进去后两侧都是桌案,坐满了人,很多人一下子看向他,各种目光闪烁不定。 众人瞩目中李业从容穿过大殿,酒劲还没散,有些踉跄,很快就看到上面高坐的皇帝和皇后,皇帝比他记忆中老一些,鹰钩鼻面无表情。 李业只作了个揖,福安连忙跑上来小声在他耳边提醒,面见天子要行跪拜。 他这才跪下:“拜见皇上。” “你看看他,你们看看他!目无礼数就算了,还给朕干出这么不长脸的事!”皇帝在上方怒道,李业也听出话里的不友善。 “传你进宫不为别的,你自己说说这几天你干的好事!” 李业有些懵,还以就是过年所以传他进来一家人守岁罢了,没想到见面就骂,心里顿时窝火。 “不说,不说朕替你说!”皇帝气得站起来:“你是不是把那国子监生鲁明打了,你好本事!之前打了陈钰,朕好不容易才平息事情,结果现在你又打国子监生,你是不是要把国子监拆了才安心,啊!” 原来是这事,李业火气也一下子上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