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四十五、平静之下
    夜色中,江面平静,只有远处点点灯火闪烁,黑暗里只听得到轻微浪花拍打船舱的声音。 空气中寒意浓重,寒冷是热血最大的敌人,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 五艘官船在夜色中停靠在开元府境外,这里的三棵树峡是水路最后一道关口,过了这峡口从大江逆流而上就到开元府境内了,案边有人搭起帐篷生了火,但毕竟是野外又靠江边湿气重,夜里依旧寒气逼人。 “狗日的,老大他们凭借啥不让我们进去。”穿着官兵服的三黑子抱怨道。 带头的大汉切下一大块外面烤得焦黑,刀一割还渗着血水的猪肉,用刀尖插着直接大口咀嚼起来:“娘的还能为什么,皇宫里什么狗屁礼部说要等好日子才能入京,就是初二,后天才能进。” “他妈的那就让弟兄们在这江边等?这寒冬腊月的”三黑子刚要抱怨就被带头汉子后脑勺上重重拍了一巴掌,一下子打得他头晕目眩。 “你他娘的三黑子,还真把自己当官兵啦!我们来干嘛的你忘了吗。”带头汉子训斥道。 三黑子这才悻悻然道:“我这不是干了几天官兵,好吃好喝的忘记了吗,其实我觉着吧干官兵也挺不错的。” 带头汉子继续嚼着半生的猪肉,夜色中周围不断有人靠过来,毕竟天冷,最大的火又只有这么一堆,敢靠过来的大多都是小领头的人物,手下都管着十几号人。 吃得差不多了带头汉子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抹去嘴角血水,然后才道:“管京城的大官不是个草包,狗日的贼精得很,他只让我带一百号人进去,其它兄弟每人打发两贯钱自己回苏州去,今早来的那个官就是跟我说这事的。” 说着他一挥手,有人从船上抬下来两个大箱子,放在沙地上立即陷进去,他用手中的刀挑开盖子,借着忽明忽暗的火光所有人都看清楚,那是满满的两大箱铜钱,这么多至少也有上千贯! “现在谁愿意跟着老子进京?”带头汉子手中握刀问,火光映在刀身上,反射的光令人胆寒,就是这把刀几天才砍下他们老兄弟兄弟六子的脑袋。 地上火堆火舌跳跃,火光映照下每个人表情变幻不定,可始终没人出声,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所有人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也不敢看那带头汉子的脸,只是捏着手指瑟瑟发抖,不知是冷的还是吓的。 四周安静下来,带头汉子没说话,没人知道他表情,只是余光隐约能见着他满是胡子的腮帮在快速抖动着,显然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出乎意料的是最后的狂风暴雨并没有等到,带头汉子最终只是一屁股坐在冰冷的沙地上,手里的刀也放下了,叹口气道:“你们这些狗日的,又见钱就不要命,肯定想着老子就算发火要是砍了哪个倒霉鬼,其他人就可以带着钱回去是吧。” 众人小心的相互环视一眼,没说话,显然他们就是这么想的。 带头汉子生气的站起来,重重一脚踢在旁边箱子上,恨铁不成钢大骂:“所以老子才说你们脓包,狗日的自家性命都拿来碰运气?想着今晚上只会死一个,运气好点死的就不是自己? 现在这样,以前也是,那些狗官要杀几个人,要抓几个人,也是想着反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