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四十四、宫宴上的风波
    不由自主的,皇帝开始扫视下方,发现所有席案都坐满人,他眼睛有些花,看不清,就问伺候在身边的福安:“潇王府的席位在哪?” 福安扫视了一圈,也微微一愣:“陛下,老奴看不到” 皇上眉头皱起来,福安似乎明白什么,连忙道:“按理说潇王贵为亲王,即便已经过世还有家眷,座次当在太子之下,太子居左首,潇王府坐席与太子对坐。” 皇上点点头:“对啊,礼部这是怎么搞的!” 他微微起身又看一圈,不少人注意到皇上的异常举动,但也不敢插话,还是没见着人后他问福安:“福安你看看,潇王府来人没有?” 福安心里明白,皇上嘴上虽说是潇王府,但潇王府潇王还有王妃早逝,说得不就是潇王世子李星洲吗。 大殿上人很多,福安也一下子看不清楚,干脆走下去低着头表面是问候各位皇家贵人有什么要吩咐的,其实却是在找人,这样一来既不让皇上尴尬,又能达到目的。 他出身低贱,之所以能做到如今的位置,全是因为他知道如何做事。 一圈问完后福安才回到上首,摇摇头低声道:“皇上,京中及附近的贵人们都到了,唯独潇王府没人来。” 皇上脸色不好看了:“他莫不是不把朕放在心里,连守岁都不进宫来。” 刚刚在和后宫诸妃讨论太后寿辰的皇后听到这也忍不住叹口气:“唉,陛下,你看看下面,桌席都是以府邸划分,皇孙皇孙女们哪个不是跟着家中父母来的,他一个人孤苦伶仃跟谁来?来了难道孤零零独坐一桌吗,依我看不来也好。” “那那也要事先说一声才是。”皇帝不说话了,过来今年他就六十,人越老就越挂心儿孙,越喜欢热闹。 独自喝了两杯他又问道:“潇王府赐菜了吗?” 福安连忙拿出随身记录的册子翻看起来,看了好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道:“陛下,好像没有。”然后他又连忙补充:“朝中大臣家中都赐过了,王府,公主府,郡主府却很少有赐,陛下忘了也是正常。” “他们都在这当然赐不到府上。”皇帝叹口气,心里似乎有些难受,站起来道:“今日家宴你们都来到齐了,朕是你们父亲,爷爷,心里自然高兴。” 皇上一开口下方的所有人都安静下俩,还不懂事的孩子也被父母示意不能说话。 “可刚刚环儿一词让我幡然想起星洲来,那孩子的《山园小梅》朕也听过,文采同样了得,没想到一问他居然没来。”皇帝苦笑,他今日难得放下平时威严与后辈说话:“星洲孤苦,家中无父兄我都忘了,是我这个做爷爷的不称职啊。” 他话音才落下整个大殿中安静了一小会,他这么说是给李环面子,毕竟他刚刚的词虽说很不错,但和《山园小梅》还是没得比的。 皇后和红宫诸妃连忙安慰起皇上来。 下面的小辈也开始议论纷纷,都小声说起李星洲的事来,大多是自责居然没想到这事,有真有假。  过了一会儿太子府首座位上声音微微大了些,起初没人在意。 大殿中人声嘈杂,大家相聚都在拉拉家常聊天,可慢慢的声音却越来越大,逐渐有人注意到那个方向。 有皇子皇女微微皱眉,只以为是哪家不懂事的孩子说话声音大了些,可慢慢的有人逐渐发现不对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