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三十九、汤舟为的意外发现
    案子审结非常快,说到底因为起初朱越并不知情,他只是个粗人汉子,军旅出生,没心机,所以一开始就没防备,等武德司的人被带走后一切都晚了。 汤舟为身为人精自然知道皇上找他审理的心思,他是真的问出来也好,屈打成招也好,只要有武德司的人画押的供词朱越就完了。 他当然有些明白,这事不只是朱越,但皇上让他而不是何昭来审就是不想牵连太多。节度使的位置窥视之人多得是,肯定牵扯很多人,从犯也好,帮忙也好,多少都有参与。 皇上明白他不能把所有人都办了,毕竟想想并没有过错,错的是那么多人中将想法化为行动的那一个。 所以当汤舟为将整个案子的卷宗呈上皇上案头的时候皇上几乎看都没看就朱笔御画,然后判满门抄斩,武德司涉事人等一律斩首。 这算很重的刑罚,一般来说叛国逆君之人才有此极刑,这意味着朱越一家八十多口年女眷年不满十四者充入教坊司,其余都要赶尽杀绝。 当然这些都不是他管的,那都是刑部的事,他本来就不想插手此事的。 于是卷宗案情禀报清楚后汤舟为便拜辞,这是得罪人的差事,他不想多待。 出门时恰好遇到尚书左仆射上官宏。 汤舟为从来都是笑呵呵的,所以人缘很不错,和他礼节性聊了一会儿,结果听说他是来找皇上复旨的,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差遣世子李星洲到开元府当值。 汤舟为一愣,随后立即恢复正常,两人有说有笑同行出了午门才辞别。 汤舟为一上马车就收起笑脸,上官宏这个尚书左仆射只是个不好事的好老头,向来淡泊名利。 可他汤胖子不是傻子,这事怎么看都不对!皇上想给某个皇子皇孙官身无非让他们有俸可领,日子好过些,可何必下圣旨走中书门下,尚书省亲自领行呢,一个口谕不就行了。 这一套走完那就是要告诉世人,李星洲乃名正言顺的朝廷官员啊! 怎么想皇上这都是有意而为之的吧!之前确实听说潇王世子张扬跋扈横行霸道,所以他才从未将李星洲放在心上,可今天看皇上这举动,或许他之前可能是想错了 又想到那王越的孙女被许给李星洲后,王越不想着推脱婚约还主动上潇王府,上次见面两人关系似乎不错,这其中种种 “不同寻常,不同寻常”胖子摇着脑袋连说两个不同寻常,然后突然问车夫:“二德,我有没有漂亮的孙女?” 车夫二德肿着半张脸,这是上次陪老爷去芙梦楼回家后被夫人打的,老爷趁乱跑了:“老爷,你有二十多个媳妇,孙女数都数不过来,漂亮的也该有几个吧” 汤胖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回去我就挑一个漂亮的嫁到潇王府去。” 二德满头黑线:“老爷,这又不是送年礼的腊肉麦面之类的,您送过去人家也得要啊。” 汤舟为一拍脑袋:“也是,那要怎么办才好,老爷我不能把鸡蛋都放一个窝里。” “老爷你又不是鸡,要是也是公鸡,怎么会下蛋。”二德不解的问。 “你懂什么。”汤舟为不满的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