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三十二、德公的暗助
    所谓超限效应十分容易解释和理解,就是说人受到一种刺激超过某个界限之后态度就会改变,有点类似物极必反。 这就好比再吸引人的演讲一旦超过一个小时就会让人从喜欢逐渐转向厌恶;用同样的错误教育孩子,头几次会让孩子有愧疚心理,起到教育的作用,一再重复之后孩子就会从愧疚变成抵触,甚至厌恶。 如果一个大公司有底蕴,有心理专家,当面对敌对公司宣传自己产品的时候最好的对策是什么呢?打压他的宣传途径还是恶意的抹黑宣传? 都不是,从心理学上来说这时候更应该暗中加大宣传敌对产品,并且夸大其宣传,虚假宣传,也就是常说的“反向黑”,一旦让这种宣传力度超过人们内心的界限,所有宣传立即就会变成副作用,敌对公司的宣传投入也会变成负回报。 这种例子其实生活中大公司产品的博弈间很常见,只是很少有人注意,因为大多数人的知识储备达不到大公司的高度,所以被利用也浑然不知。 李业现在要利用的就是这种心理效应,一旦过了那个界限,风向就会变了,只不过跟季春生,跟月儿是说不明白的。  “王越,这些卷子真是他自己做的?”皇上拿着手中纸卷问道。 下方德公点头:“确实是,老臣就在世子身侧,亲眼目睹,可以为证。” 皇上点点头,随后离开宝座左右踱步:“祖逸告诉朕,他一点没做错,凭这来看筹算之术已是极好,他一共用时多少?” “一刻钟吧”德公回想了一下当时情况。 “一刻钟!”皇帝惊呼:“你没骗朕?” “自然没有,老臣如何敢欺君。”德公正色回答。 皇帝皱眉:“不是朕怀疑你,而是这实在太快,祖先生说的是他若两个时辰内能全答出已有高明的筹算之术,一刻钟也未免太过” 德公听到这话也一愣:“陛下,有这么难的吗?”其实他一刻钟还是往多了说的,因为那小子只是看一眼就开始写,看他神情完全没放在眼里,他还以为没多难呢。 “自然难,这可是祖逸毕生所学。”皇上放下手中的纸张:“王越,你觉得星洲是个什么样的人?” 听到这话,德公立即慎重起来,心中思虑不断,千回百转,方才道:“世子是个很有才能之人。” 皇帝抬起头看着大殿横梁,似乎在思考:“你说之前朕日日召他入宫,他为何从来不告诉朕自己及其擅长筹算之术?还有上次梅园之事,之前他也从未展露过半点才气,朕都不知他还能写诗。” 德公拱手道:“这是陛下的家事,人臣不得妄论。” “什么家事不家事,你的孙女不是要嫁给星洲吗,以后也是一家人,但说无妨。”皇帝摆摆手道。 “那臣妄言了。”德公作揖:“我想世子可能是不想给陛下添乱吧。” “此话何意?” 德公为难了一下,还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