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三十、大字不识的苏欢?
    “爹爹别生气了,他已经知道错了。”何芊拉着何昭道:“喏,这是王府才有的美酒,他特意让我带回来给您赔罪的。” 何芊说着倒了一小杯递给他。 何昭接过酒杯:“此话当真?” “当然了,都是他自己跟我说的。”何芊连忙点头。 “哼,若是真的他也太敷衍,这么一小坛酒,戏弄老夫不成!”何昭不满的道。 小姑娘翻了个白眼:“爹,别老是老夫老夫的,你才五十不到呢。”何昭确实明年才到五十,以他这个年纪坐上开元府尹如此要职确实令很多人羡慕不已。 “咳咳,习惯了习惯了,总之这李星洲也太看不起你爹了,这小坛子顶了天就五斤,他分明心不诚。”何昭还是不满意。 “你先尝尝,这酒可是很难得的。” 何昭不情愿的接过杯子:“什么破杯子,这么小气。”端近些顿时浓郁的酒香扑鼻而来,惊奇的低头一看杯子里的酒借着灯火之光居然清澈如水,何昭皱眉,这是水吧?可为何酒香如此浓郁。 想着端起来尝了一口,刹那间舌头发麻,唇齿之间尽是酒香,一股火辣的热气口腔中直达胸腹,喉咙火辣辣像着火一般,感觉整个人都热烈起来,周遭寒意也散去几分。 “这”何昭瞪大眼睛,缓过来之后不可思议的道:“这是什么酒!” “怎么样,厉害吧。”何芊得意的道:“这是王府才有的,李星洲特意送给爹的。” 何昭还在啧啧称奇,倒了半杯在灯火下仔细看着:“这酒清澈如水,看起来根本不像酒,却烈如火焰,喝下去嗓子胸口都在发热,那小子到底哪里弄来此等好酒?” “他自己酿的。” “自己酿的!”何昭瞪大了眼睛:“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你还不相信自己女儿吗,一开始他跟我说的的时候我也不信呢。”何芊想起今天酿酒的过程,依旧觉得惊奇而复杂,都不明白那混蛋到底是如何想到的,似乎他脑子里总是很多奇思妙想。 “呵呵”何昭皮笑肉不笑的干笑两声:“我现在算是越来越看不懂他了,他既有计略,又会诗词,还懂奇异之事,现在连这种美酒都能酿,他到底有什么不会的。” “是啊,我也不懂,他可奇怪了”何芊歪着头脑海里那混蛋的脸庞一下子就清晰起来。 何昭哼了一声:“不过他能给老夫道歉也算不错,等过年我们何府也备一份礼送去吧。” “好啊好啊,我去送!”何芊激动的说。 “不行!你一个黄花大闺女,三番五次进出男人家里,害不害臊。”何昭黑着脸道。 何芊不满的打揪着衣角:“又不是没去过” “你还说!”  每天给老人家打招呼已经成了李业日程必备的事情之一,这两天白天不冷,早晚却更冷了。 陈钰依旧是天不亮就出门,不过要披着宽大的棉袍,然后隔着几米的距离和迎面跑来的李业作一个标准的揖,在下人搀扶下艰难上马车,车前挂着灯笼,不一会儿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