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二十七、不以言罪人
    “大言不惭,你这老头没见识,我让你见识见识。”李业说着招手让严申过来:“去酒窖把今天酿的酒取一坛过来,要。” “世子还会酿酒吗?”阿娇好奇的问。 “当然会,我可是多才多艺的。”李业一边说一边吩咐月儿秋儿去拿一套新的杯子出来。 “臭美!”何芊嘲讽道。 “小芊也在,什么时候过来了。”阿娇笑着问道。 小姑娘一下子心虚了,支支吾吾道:“我我过来没多久的,只是家里无聊,爹又不理我,所以所以。” “呵,你这丫头,也不怕你爹骂死你。”德公笑着圆场,小丫头吐吐舌头也不说话了,连忙坐到阿娇身边,离李业远远的,不知道悄悄跟阿娇说些什么。 不一会秋儿月儿拿来杯子,是牛角杯,这种杯子后世很常见,直径不过几厘米,只能盛够几口的酒量,但现在并不多,大多时候只用于祭祀。 因为度数不够高的酒若是小口喝就会有酸涩感,人的味蕾分布是有规律的,感受苦涩的味蕾在舌头根部,而感受酸味的味蕾分布在舌头两侧,感受甜的味蕾在舌头中间,如果酒度数不够高时小口喝酒一咋舌头酒就到舌头两侧,酸涩感会很强。 所以这个时代喝酒没有用这种小杯的,而度数高的酒不存在这个问题,大口喝反而受不了。 “这种杯子喝酒?”德公笑呵呵的拿起小小的牛角杯看了看:“你这是看不起老夫,老夫当时也是豪饮之客。”老头这是炫耀自己的酒量啊。 严申还没回来,德公似乎想起什么事情,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我看最近你又要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李业觉得莫名其妙。 “老夫来的路上到处听人说你抄诗呢,很多勾栏酒肆都在传扬,那故事还说得生动得很,要不要老夫给你说一遍。”德公幸灾乐祸对他说。 李业一愣,他这几天在家里忙活,还真没出门听什么传言:“说来听听。” 于是德公把路上听来的关于“高风亮节国子监学生鲁明怒斥京都恶霸李星洲”的故事简略说了一遍,才说完何芊的脸色通红的怒喝道:“胡说八道!那天明明是他们来惹是生非的。”在心里又加了一句,鬼才是那混蛋的爱妾呢! “这些人真不要脸!”月儿也愤愤不平。 “世子要不要上门去找他们理论,那些人最会满嘴胡说,这谣言肯定是他们弄出来的。”阿娇担心的给他出主意。 李业摇摇头:“算了,放心吧我自有办法,他来那天我就大概想到会怎么样了。”他不在乎的道,之前确实想到鲁明这些人会弄点幺蛾子出来,但没想到他们还有点专业,知道利用大众,制造大规模的舆论打击。 有点意思,可惜他们顶多散布舆论,但要说玩弄心理,控制舆论,他们连给李业提鞋的资格都没有,而且在后世有着各种各样舆论战争的案例供参考,小到公司竞争,大到丢土亡国。 “不过几个国子监生,老夫只要开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