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二十、文曲星李业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那鲁明脸色越来越差,无论众人如何激将,李业始终不松口,只好跟他谈些大家都知道的诗词之道,比如平仄押韵,什么逢双押韵还有一韵到底等等。 结果都是顾左右而言他,根本不在一个频道,好几个文人都连连摇头,似乎失望透顶。 李业也发现根本就是鸡同鸭讲,浪费时间,他有事要做,没时间浪费,于是道:“今日在下有急事,各位请便吧。” “世子有什么急事,大家好不容易相聚在此世子不当如此,世子虽是皇家子嗣,但我朝向来重视文治,提倡以文论道,今日好不容易有机会世子有什么事能推不开呢?”鲁明道。 众人纷纷附和,这就好比你跟一群不认识的人出去玩,根本都聊不到一处,也聊不起来,气氛尴尬,直接走了不礼貌,跟人说人人都在留你。但为什么要留你呢?留下来让气氛更尴尬吗,说不清楚,其实大家都只是想显得自己做得对罢了。 我留人我是热情的,礼貌的,谁也不想成为恶人,也不能成为恶人,所以谁都不会走,也不会让别人走。 李业摇摇头,这种场面他见多了,也早有准备,直接扛起地上的木板道:“本世子有事,恕不远送。”说着就要走。 “世子,大家好不容易相聚,何苦如此” “这是私人地界,你们再不走我就叫护院了,你们才学那么厉害不知道打架厉害不厉害?”李业笑问。 “你!你你你”几个文人气得说不出话,梅园诗会让他们忘记了李星洲到底是什么人,他本来就不是好人。 李业从来就不怕做恶事,因为如果太干净,很多时候是不好做事的,所以真正的大人物在历史上留下的必定不是光鲜亮丽,而是不断的争议,因为身处中间地带才能两边处事。 李业说着作势就要叫人,这些文人真的怕了,一个个一边退后一边怒骂。 “哼,做贼心虚,定是怕了!” “怎能如此无礼,世子就是真有急事也该好好说才是” “呵,还以为是才学之士,今日一见不过一木工罢了,所谓要紧事就是这肩上木头吗!” “如此毫无气度,我看那《山园小梅》定是代作的!” “鲁兄,慎言,慎言呐!” 鲁明一甩袖子道:“如何慎言?我就是豁出鲁某声名也要还天下读书人清名,不能让欺世盗名之辈坏了读书人的风评!” “鲁兄高义!” “在下佩服佩服!” “” 周围人都纷纷叫好。 “要起哄那边去,不然揍你们。”李业警告道,一群人放下几句“你等着”“定不忘今日之事”之类的狠话之后从匆匆走了。 李业知道这些人一走,最近怕是要满城风雨了。 “你怎么这样,不能得罪读书人的。”小姑娘担忧的道。 李业哈哈一笑,开玩笑说:“爱妾开始担心本世子了?” 小姑娘脸色一红狠狠的踢了他一脚:“胡说八道!谁会担心你这混蛋。” 李业抬着木板也躲不过去,实实在在吃了一脚,吸着冷气道:“放心吧,我故意的,本世子自有打算。我们走吧”  很快,立业扛着木板绕了一圈,来到王府侧面,这里水势不急,而且根据岸边水草和苔藓留下的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