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一十四、南方叛乱(下)
    见秋儿这么说,焦山连忙点头:“这位小娘子真聪明,叛乱是平了,可事情都没完。 当初被逼着和叛军走的百姓要怎么算?各处知府、知州、县令都下令彻查乱党,可只要没来得及进城的百姓谁没被乱贼逼着就范,不走就是死,说查乱党没来得及进城的哪个不算?” “这这应当不怪百姓吧”月儿犹豫了,世上的事情并非简单的黑白对错就能说清楚的。 “所以那些官兵打着彻查乱党的旗号,做的是盘剥百姓、强抢民女的勾当,百姓才被圣公那些人祸害一次,又被官兵借机祸害一次,现在泸州人心惶惶。”焦山摇摇头焦虑道:“这样下去只怕又要乱了。” “那知府都不管吗?”月儿愤怒的道。 焦山无奈:“我们泸州知府确实知道此事不可行,所以后来就叫停了,可还是人心浮动。其他州县依旧如此,听人说官兵借彻查乱党盘剥来的钱财自己只能留两成成,其它都要上交的。” “这不是狼狈为奸吗!”月儿更气了。 李业道:“那小姑呢,要不让她和姑父都来京城住一段时间吧,王府地方很大,公主府也有人打理吧。” 他现在明白过来为何焦山说担心了,只要是造反驸马府必然首当其冲,因为造反首先针对的就是皇帝,而他小姑身为公主,皇家子女,到时肯定会成为众矢之的,要是泸州城出问题连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焦山道:“本来公主也忧心,想带着姑父一家回京的,可恰好这时有了身孕不能奔波,所以也没法子。” 李业明白过来,真是多事之秋啊。 小姑被封庆安公主,在景朝封王、封公主可不容易,一旦有公主封号她在出嫁前就有自己的公主府,自己的随从,回京城来也有落脚的地方。 可惜泸州和京城相距千里,他就算担心也根本没办法,只能听天由命。 不一会,严申带着王府的车马又回来了,将最后的东西装上马车,李业和焦山一起步行,有问了他一些东西,大多是说驸马府的近况,他这才知道最近形势紧张的程度。 驸马本只是一介书生,连功名都没有,不过也是大族之后,驸马府现在护院不断扩充,现在已经有三四百。 泸州城年关之际也少有人上街,冷冷清清,而泸州知府下令泸州城门一天只在正午的时候开两个时辰,其它时候都是城门紧闭,足以看出形势紧迫,今年只怕没法好好过年了。 而这种人心浮动的时候就如暴风雨前的宁静是最难处理的,无法派军队,也不能上报朝廷,也难以有什么具体策略,动作小了不放心,动作大了会刺激本就紧张的局势,说不定酿成大祸。 最好的办法就是稳住,把这段时期熬过去,这就相当考验泸州的淮化府知府能力了。他要是有本事,能稳住安抚人心,那么这事很快就能平息,如果不能会出大事。 当晚,李业让厨房好好款待了这些护院,然后跟焦山交代,要是有事就立即送书信上京城,他说不定能帮忙。 不管怎么说,他这个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