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百一十三、南方叛乱(上)
    李业还真等了几乎一天,中午在附近小摊买鸡蛋和大饼应付,下午的时候打着驸马府的大船在缓缓出现在江那头,市舶司官吏立即就迎了上去,因为桅杆上打着驸马府皇家旗号。 护送的是驸马府的护院,加上船夫杂役一共二十多人。 这些人估计会在在京都停留几日,然后南下。恭敬归恭敬,任何从码头进出开元境内的货物开元府衙役都要检查,市舶司协理。 这次小姑送来的和往年一样,都是些南方特产,有天麻、核桃这类稀奇玩意,也有一些特有果干,还有上好的大米和几幅字画。 最贵重的还是两箱子外面塞着稻草,里面绸布包裹的古玩首饰,这些李业不太懂行,只知道有几套瓷器,表面光滑干净,工艺精湛,还有一些是翡翠制品的东西,有镯子,杯子,最显眼最大的是一个笔洗。 那护院头子叫焦山,照着庆安公主交代的一一给李业说起来,哪些是送给他的,哪些是给太后贺寿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说到最后李业才明白过来,这一船几大箱子的东西几乎都是送给他的,给太后贺寿的只有那只翡翠笔洗,看起来是件珍宝。 他这个小姑是真的对他好,要是别人遇上太后大寿定然卖力讨好,他还以为小姑给自己送东西只是顺带,主要还是为送太后寿礼,现在看来给太后送礼才是顺带的。 那些核桃等每个盒子里还附了白娟,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这有什么功效,应该如何食用,想必是怕那护院记不得那么多,所以细心写上的。 李业带来的家丁根本不够,他没想到有这么多东西,于是所有人合力将货物搬运上马车,然后让几个家丁先赶着回家一趟再来。 李业和两个丫头在码头等着,驸马府的护院他也安排他们去王府住一夜,不过马车肯定不够,于是李业让严申带路,带着十几个人步行先走,船上的人不能都去,夜里必须有人住在船里看守。 李业一边等一边和驸马府叫做焦山的护院头子聊起来,既然驸马府敢让他担当这份差事,那定是对他很信任的,毕竟北上水路日夜兼程也要好几天,而且一路茫茫大江之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这几年又匪祸横生,没本事不敢让他担当此任。 李业问他一些一路上的情况,还有南方的情况,他都据实回答。 根据他说的水路上确实有水匪,但还没大胆到敢对他们这样的大船动手。 这些水匪大多是世代住在江边的渔民,平时打渔为生,有些胆大的,敢搏命之徒若见着少人的小船就下手,而且一般下手都不会留活口,人死在茫茫大江里尸体都找不着,死无对证,官府也没法出兵。 所以还叮嘱他以后要是南下千万不能坐小船,还要多带人。 之后说着说着又说到泸州的情况,说到这焦山这个肩膀很宽的大汉皱起眉头:“世子你不知道,现在泸州很乱,人心惶惶,驸马府也不得安宁。 今年四月安苏府有人造反,泸州就连着安苏府,出城向东不到一天就到安苏府境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