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十七、数学问题
    “下棋就下棋,你还跟我讲起君子之道来了”李业吐槽道,确实古人下棋讲究礼让谦逊,不会死缠烂打赶尽杀绝,和后世竞技的棋路还是有差距的。 魏雨白叹气笑道:“我都忘了世子本就不是什么君子。” “你知道就好。”李业让月儿倒了清茶,然后道:“明晚来我院子吃火锅吧,把你弟弟也叫上。” “火锅,是鼎煮吗?”魏雨白好奇的问。 “差不多,不过也有差距,我可是精心调制的。”李业神秘兮兮的道,其实火锅这种吃法早在隋朝甚至更前就有,因为无非就是一边煮一边吃,而最习惯的就是用一个小鼎煮着吃,所以魏雨白才会说鼎煮。 但和后世毕竟不同,也没涮的吃法,真正火锅的精髓在于两个,一个是汤料,一个就是快速升温的铜锅。 “那小女子拭目以待啰。”她抱拳丝毫不客气。 不一会儿轮到月儿下了,秋儿也高兴拿着那种本子冲过来:“世子我做完了,你帮我看看!” 她已经学到三元一次方程,李业给她出的题目是一些需要二元方程解,一些需要三元解的题目。 李业接过来看了一下,忍不住夸道:“再多教你几天你怕是要超过我了。”虽然已经被夸奖过很多次,但当着这么多人说秋儿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秋儿姐当然聪明了。”月儿抱着她的手臂理所当然的道。 魏雨白伸手道:“给我看看,我看什么题。” 李业将装订的本子递给她,接过一看夹杂着很多看不懂的怪异符号:“这是什么?” “罢了,我给你念吧。”李业把本子拿回来:“今有鸡兔同笼,上有35头,下有94足。问鸡兔各几何?”这就是著名的鸡兔同笼问题了。 “什么意思?”魏雨白问。 李业摇摇头,听她这话就明白她不精通数学,同时思维深度也大大不如秋儿。 会写会算是一回事,会用又是另外一回事,数学初学者最容易出现的问题就是面对一堆数字符号能够计算,但是面对实际问题,比如一些应用题,生活中的问题时根本理解不了,应用不了,这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在于理解能力差,思维深度不够,而思维深度是衡量智商的一个重要标准,所以像秋儿这样之前从未接触,第一次学会解三元方程后就能运用到应用题解答中的人可以称为天才。 “大概意思就是说有一群鸡和一群兔关在同一个笼子里,每只鸡有两只脚,每只兔子是四之脚,从下面看一共有九十四只脚,从上面数一共三十五个头,问你笼子里有几只鸡,有几只兔。”李业说。 月儿一听这些就头大,揪着衣角道:“世子尽是问些无聊问题,鸡和兔长得又不一样,呆子都认得出,都数过三十五个头了认真看不就认出来了,干嘛这么麻烦” 李业和魏雨白都是一愣,随即相视哈哈笑起来。 月儿着急了:“你们笑什么,这本来就无聊嘛。” “哈哈哈,小姑娘这可不无聊!”就在这时有人高声插话,众人一回头,居然是一个华服微胖的老人,在他身边还跟着德公和阿娇,是严申带他们进来的。 “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