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十六、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殿下,我找的是孙半掌,绝对是狠人啊,可魏雨白身边总是跟着潇王府的高手,每次她都不用动手就被王府的人收拾了,衙役哪敢动王府的人啊。”孙焕一脸苦涩,点头哈腰跟在太子身后解释:“前天开始到现在我们已经折了五个人,进开元府大牢以那何昭的脾气肯定是捞不出来的。” 孙半掌在城西小有名气,是出门的恶徒狠人。 他年轻时候因欠一贯钱被债主逼到着要剁他一根手指,结果他不怕不说,反而自己剁了自己半个手掌,不喊不叫,而是跟债主说一根手指值一贯,那半个手掌反欠他四贯,那债主被他吓住,反而给了他四贯。 从此孙半掌便有了名号,而且是城西出了名的狠恶之人,没人敢惹,有些无所事事的人也跟着他混,很多有钱人会出钱请他做些见不得光的事。 太子不说话,快步进入内堂然后开始砸东西。 桌上的摆设物件被砸了个遍,孙焕低着头不敢说话,一只瓷杯摔在他头上,血水顺着脸侧刷刷往下流也不敢动。 不一会儿太子摔累了,气喘吁吁开始破口大骂,一会儿骂何昭,一会儿骂李星洲,许久后没力气了才瘫坐在椅子上。 这时有人推门进来,乃是太子次子李誉,一见他太子就不耐烦的挥手道:“你来干嘛,没钱自己去账房支。” 李誉环视四周狼狈景象,又看孙焕额头血流不止,小心的问:“父亲是不是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我” “没事!你不要打搅我。”太子再次不耐烦道。 “那我” “出去!我叫你出去,你出去我就没事,我现在不想见到你。”太子打断李誉,大声怒斥。 李誉看了父亲一眼,尴尬点头,努力维持脸上的表情,回头退了出去。 骂完后太子瘫坐在靠椅上,魏朝仁,何昭,李星洲一个个名字在他脑袋中不断回荡,嗡嗡作响,令他心烦意乱 这些人的背后都有着一个更大的影子,那影子高耸入云,重如泰山,面带蔑笑,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那些叨扰他一生,不断烦扰他,困惑他,每天梦中都能听到的琐碎话语又开始不断在脑中回荡起来,挥之不去  “看看你皇兄的字,哪一点都够你学几年的。” “嗯,字不错,不过只是小道,你皇兄前几天在关北败了辽人,你是皇子,怎能无大志,向他学学。” “承平啊,他怎么能跟承社比呢,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 “众皇子中就数承社一枝独秀,其他皇子怎么比” “傻孩子,母妃知道你很努力,但天资各有不同,有些事情不能强求,你怎么可能比得上承社呢” “你皇兄” “承社” “潇王” “” “潇王!”太子从椅子上捂着脑袋从椅子上惊坐起来,刹那间头痛欲裂,痛苦的捂头跪在地上,一地的碎瓷片隔着布料扎破膝盖,血染红一大片地板尚不自知。 孙焕这时也发现太子老毛病犯了,一边大喊一边冲过去将他扶起来。 “来人啊,快来人,太子头疾有犯了,太子头疾又犯了!” 顿时一平喧嚣中,一大群人陆续冲进来,人影恍惚重叠交错,有人用力掐着人中,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