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十三、太子又输一招
    人上楼梯的方式都是不不同的,只要听音就能知人,季春生上楼都是两阶并做一阶走的,所以脚步响亮而且缓慢。德公又慢又稳,阿娇脚步很轻而且也不快,秋儿和阿娇很像,月儿就是噔噔的,恨不能一秒迈十步,而何芊就很像月儿。 所以李业听到急促噔噔声就知道何芊来了。 果然,小丫头很快就出现在楼梯口,一转身却让李业愣住了,今日何芊一反往日做派,没有穿武装,而是一生漂亮的女儿家打扮,外面套着一件御寒的小棉袄,靓丽之中带了几分俏皮,若不是手中提着宝剑,看起来还真是落落大方的大家闺秀。 “看什么看,流氓。”小丫头嘴巴不饶人,自顾自走过来,看见桌边的魏雨白突然一愣,脸色顿时冷下来:“她是谁?你莫不是又重操旧业,到处沾花惹草。” 李业送到嘴边的酒一下子喷出来:“什么重操旧业,你会不会用词啊”说得好像他是以沾花惹草为业的,不过仔细想想之前李星洲的行径姑且也算吧。 “这位是魏大人家的千金,叫魏雨白,和王府是世交”李业只好一一将两个人介绍给对方认识,当听说何芊是何昭爱女时魏雨白确实惊讶了下。 之后李业很直接的提出想让何芊帮忙的事情,以小丫头的性格倒是好说,她帮就是帮,不帮就是不帮,肯定是一句话的事情。 一桌丰盛的饭菜此时也送了上来,何芊想了一会儿问道:“你为什么帮她?” “他爹我和爹是世交好友。” “好吧,那我帮你。”何芊干脆的答应了:“不过你欠我个人情,以后若是我有事你也要帮我做。” “好好好,我欠你人情。”李业好笑的道。 “我不信你,你要立字据为证。”小丫头还是不放心。 李业无奈,只好拿来纸笔真的给她写了字据,小姑娘这次高兴的答应下来,他终于松了口气,只要后何芊的帮助,魏雨白定能随时见到何昭。 这样一来何昭这个外援算是争取到了。 其实关于救魏朝仁李业不是盲目自信,他是仔细考量过的,可行至少有两点理由。 一就是现在叫嚷着要让魏朝仁死的官员肯定也分两类,这种事情他见多了。 一类是真的想让让他死,至于理由各有不同,可以是仇恨,可以是看他不爽,可以是凑热闹落井下石。 而更多的应该是窥视魏朝仁的关北节度使的差遣,节度使啊,那可是地方手握实权的土皇帝,比京中很多一二品大员还要诱人! 所以他才会让魏雨白求何昭提出新立节度使,如此一来那一部分窥视节度使之职的人就不会再想着杀魏朝仁,因为魏朝仁死不死已经无关紧要,他们要的是节度使这个差遣。 而且魏家经营关北多年,如果新节度使想要在关北站稳脚跟就要拉拢魏家,说不定还会有人调转枪头替魏朝仁说话。 第二点就是皇帝要打仗了,这点只有德公和他知道,纸上谈兵是兵家大忌,此时有战争经验,会带兵的将军就显得格外重要,魏朝仁也是如此!  当天早朝只是小朝,上朝的官员大多都在汇报年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