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十二、第二步
    李业之所以只和魏雨白去,没带其他人,是因为他手下无人。 严申和季春生等一众护院被李业安排出去查探那天梅园中的丁毅还有苏欢等人下落底细,他总感觉这行人很奇怪,特别是那丁毅,而且就算他们没有其它目的,光是那天在梅园中的毒计李业也不会放过他们。 其他人则在固封的酒坊那帮忙,这几天虽然阳光明媚,可气温最高不过十几度,早晚和夜里更是接近零度,粮食发酵条件苛刻,稍有差池可能前功尽弃,人多了才能随时应急。 再到听雨楼时李业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前几天顶多就是人多,现在完全变了样子,牌匾门窗擦拭得油亮油亮的,门口车马从酒楼门前一直到了街变转角,街角也来了许多摆摊的,好不热络,出入大多都是装饰华贵,文士打扮的人。 李业有惊讶,带着魏雨白小心避开人群,慢慢混进去。 “你做什么,进自家酒楼怎么跟做贼一样”魏雨白看着他道。 李业摆摆手做了不要说话的动作,紧张兮兮带她进了听雨楼,里面更是热闹,一楼人稍少一些,二楼和一楼侧房却时不时传来叫好声和各种抑扬顿挫的诗词吟念之音。 一个伙计认出了他,连忙引路将他带到后堂,正忙得红光满面的严昆也匆匆迎过来,一见面就行大礼:“世子百忙之中还要抽空巡视指点,老奴不胜感激。” 果然严昆比严毢圆滑多了,李业抬手示意让他起来,然后道:“刚好有事所以过来看看,不用紧张,大家各自去忙吧。”围靠过来的众多伙计这才散了各自忙碌。 “严昆,往日经常来三楼的那位老先生这几日有来吗?”李业在严昆陪同下一边视察后厨一边道。 严昆点头:“来了,那位老先生时常来,世子你莫非忘了当初许下谁诗词写得好就能上三楼之事,昨日就是第一个月开榜之时,若是老先生不在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业一拍脑袋,摇头道:“是我疏忽了,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了”随即又想到,这下他可算欠德公一个大人情了。 “你怎么处理的?”李业随即问严昆。 严昆连忙道:“老奴一开始也乱了套,酒楼里没人懂诗词,这么多书生若是闹起来又不敢动手,都不知如何是好。刚好那位老先生在,评了诗词,然后他的孙女又给老奴出主意,所有能上三楼的才子都免费奉上香茶酒菜,一时间大家都为我们叫好,热闹非凡啊。” “你说阿娇?”李业笑着问,其实经历梅园一事后他也明白自己这个小媳妇怕是甩不掉啰,其实平心而论他挺喜欢小姑娘的,之前是怕惹麻烦上身。 “正是,不过”严昆有些结巴道:“不过那位阿娇小娘子之后想让厨子教她那些新菜品的做法,这本是酒楼机密,可老先生和她孙女危难之时出手相助老奴又不好拒绝请世子恕罪!” 阿娇学做菜,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小姑娘要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