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九十、街头乱事
    皇后端着茶杯嗅了嗅,轻尝一口,微微皱眉道:“有草木清香,但味道微苦,噫”说着她又尝一口,惊奇的道:“初入口时确实微苦,但随即又有回甜,口齿生津都是草木清香,确实提神醒脑。宫中每年进贡那么多茶叶,本宫还不知有这种喝法,星洲那孩子真是聪慧,这是如何想到的。” “世子有一日突然说他喝不惯王府里的香茶,便让下人改了泡茶的法子,便成这样了。”季春生抱拳如实回答,之前皇上为了世子收留魏家姐弟的事情生气,若非皇后娘娘解围岔开话题他不知该如何应对是好,此时心中感激。 “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事,哪看得出什么聪慧不聪慧。”皇帝冷脸道:“说起来他还未及加冠,平日在外面胡闹厮混也就罢了,怎能无礼无媒将两个丫鬟私自收入内院,简直不尊礼教,不循礼法,我皇家颜面都让他丢光了!” 皇上大声发怒,周围太监宫女都低着头不敢出声,皇后却不怕,缓缓回应“那不正好,听季将军说来这两个月来星洲都不去那些烟花之地了,整日读书习武,这难道不是天大的进步,说不定都是两个丫头的功劳,我早该想到那孩子年纪不小了,是时候成家了,成了家才能安下心来,应该催一催相府早让怜珊过门的。” 皇上却依旧面无表情:“哪家孩子是天天去青楼酒肆厮混的,这算什么进步?顶多是改过罢了,再者他是皇家子弟,理当做得比别人好,怎能这般骄纵。” 皇后摇摇头,回头对季春生道:“季将军辛苦你了,你便早点回去吧,星洲那孩子声名不好,难免有人对他心怀不轨,若是没你在本宫还真不放心。” 季春生点点头道:“保护世子乃是卑职分内之职责,定当竭尽全力万死不辞。”说完行礼告退,离开了坤宁宫。 皇上见他远去才道:“好好的武德使之位不当,偏要在王府中折辱自己本事。” 皇后笑着给他递了一杯清茶然后道:“那还不是陛下由着他,若是你下旨召他回来,季春生又怎敢抗旨。” “哼!”皇上喝了一口清茶,微微皱眉:“微有苦涩,不过唇齿津香,神清气爽,也算不错,能找事做总比游手好闲的好。” 皇后为他捏着肩膀:“可不是吗,星洲现在是京中传扬的才子,多少才子士人追捧呢。” 皇帝哼了一声没答话。  何昭静坐内堂,心情有些复杂,当初听闻魏雨白又登门之时他本以为又是来为他父亲疏通求情的,哪知对方见面之后只字未提他父亲之事,只是忧心忡忡一叙关北乱局,言语之间忧国忧民,说得头头是道,丝毫不提及私事,令他心中羞愧万分呐。 自己太过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魏家姑娘知其父必死居然忍住悲痛放下私人恩怨,转而为关北百姓国家安固考虑,是如此深明大义、德操高洁的后辈,而自己这个作长辈的却想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