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十九、武德司-季春生
    时间缓慢流逝,宫女们支起窗户,放下纱帘,挡住屋外照射进来的刺眼阳光,又将燃烧的炭火放置在坤宁宫四角,驱散殿中早寒,用扇子时时扇动去除炭臭。 皇上还在专心看手中奏折,皇后也不打搅,只是静静看着。 正好此时有人在太监带领下进来,见皇帝在看奏折不敢打搅,安静行礼后侍立在一旁,此人一身武士装扮,正是潇王府的季春生! 两名宫女在大堂一侧专用桌案上立起茶炉,放入乌榄核,用燃烧正旺的炭火点燃,青色火焰吐出几寸,便开始煮茶。 茶粉、香料都是各地进贡上好货,研磨精细,挑选用心,不一会儿,香茶的气味就在殿中蔓延开来。 侍女低头端着煮好的茶奉上,皇后却摇摇头:“近日总是对着这些奏折,头晕眼花,往日香茶这味道还行,现在闻到只觉得心中烦闷腻味,今日就不要了。” 侍女应了一声撤下皇后的香茶,才要给一旁的皇帝奉上谁知他也挥挥手道:“朕也有此感,今日就不煮香茶,都撤了吧。” 宫女应声连忙快速将茶具撤走。  “振聋发聩啊。”皇帝放下手中奏折惊叹道:“这王越之友所言令朕豁然开朗。朕半生戎马,半生思国思社稷,盖有一事百思不得其解,为何到达京中奏报即使一个地方上来的都会天差地别,为何明明励精图治还有人揭竿而起为祸作乱,现在看来只怕朕所见所闻不管刚正之臣还是奸滑之臣上奏都有差误,只是不自知罢了。” “是啊。”皇后也点点头:“臣妾初看之下也觉得震惊讶异,仔细思虑之后又觉得其中有大道理,特别是最后那问话之策,说得头头是道,合情合理。 人臣见了陛下初见之时必是心中畏惧,时刻精神紧绷,此时问话都是‘下意识’之言。可若精力集中必然费神,不能持久,只要稍言无关紧要之事很快就会放松下来,此时再问就会少许多‘下意识’之言,实在高明。” 皇上也点点头:“只是这‘下意识’一词朕从未听过,想必又是王越那位朋友自创的吧。” 皇后拿起奏折,将它小心收入锦盒中:“此论一篇可以用来教育后人,乃是千金难买的珍宝,收好才是。”随即又接着说:“王相这位朋友只怕是聪慧过人、洞察人心的经天纬地之才,此等道理便是王相与皇上都想不到,他却一语道破入木三分,如此之人自创一个词又如何。” “若是他能入仕定是良才。”皇上也点头。 皇后却摇头:“此事只怕不行,王相从头到尾半句未提他这位朋友的姓名,王相岂是妒贤嫉能之人,只怕是那位先生不愿吐露。如此一看是在野之人,无心仕途,不过却真有大学问。” 皇上有些怒道:“肤浅之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谁人不是朕之子民,他却不想为朝廷效力,岂非不忠?” “陛下~”皇后拉住他的手臂:“他便不出仕不也帮王相吗,他既与王相谈吐学识见地,最终还不是到了陛下案头,也算为国效力。” “可终归不成体统”皇上还是不满。 之后两人又开始查看其它奏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