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十八、王越的奏折
    细细看着手中卷宗,何昭越看越是皱眉,太后九十大寿在即,南方各地官员奉上的生辰礼物已上船舶,过几日就会从水路直达开元。这些贺寿礼品拢拢共共价值数十万两,兹事体大,为防意外,到时开元府需要通力配合行事,调集衙役捕快,保证这些礼物万无一失顺利到宫中。 何昭看着这些礼部和内廷司发来的文书叹口气,他哪会不知其中门道。 按照朝廷法制,一个县令一年俸禄折算只有四十贯,一贯千于文,对于普通百姓已是巨财,可几个人会安心与此?南方几州拢共才多少县,居然只为贺寿礼凑就凑得十几万贯!这其中若是没有贪赃枉法盘剥百姓血汗的黑钱他根本不信! 可这是太皇太后生辰,正是百官讨好皇家千载难逢的机会,王越老头虽然可恶,可这种事只有他敢跟皇上直言,他不在朝中,根本没人敢谏言此事。 就连平日在他看来为人还算正派的副相羽承安都不敢提及。何昭不过开元府尹,和王越、羽承安比起来不够分量,故而不敢直接在朝堂启奏,若是群臣面前直言那就是在逼皇上! 但若坐视不理良心难安,也写了奏折私下上呈,具言其中黑暗,斥责南方官员,可惜现在几日过去了,丝毫没有半点风声。 看来王越不在此事难啊,只是苦了南方百姓,那十几万贯皆是民脂民膏! 想罢无奈放下手中文书,拿起另外一卷,一看又是烦心之事,年关告示和治安之事。 他思来想去都觉得那李星洲说得是道理,只是心里气不过,一想梅园之事,一想芊儿竟背着自己私下见他,再想到这几日从梅园中归来后女儿变得更怪了,每日安安静静不说,甚至都开始穿裙子抹胭脂,他看着就急心中也气,自己女儿到底是被那纨绔子下来什么迷魂药! 气归气,他又无可奈何,李星洲所言之事确有深意,仔细想想意思深远,竟深查人性民心。左右四下无人,咒骂两句小贼之后还是在批示中写上李星洲的建议。 罪犯名单不再贴出昭示百姓,而是起拟新告示:开封府治下连年昌盛繁荣,安定团结,今年全年开元府有户二十九万四千一百一十四,口三十四万二千九百四十(古代户口只计男丁,实际人口翻倍)尽皆遵纪守法之民,盖开元府欣欣向荣,秩序井然皆有诸位之功,故发此告示,以资勉励——开元府尹何昭。 写完之后另起草一份今年开元府全年事宜总结,其中夹带查获案件,抓获罪犯名单上表朝廷。 做完这些之后何昭松了口气,但又忍不住皱眉,如此一来他岂不是欠那小贼一个人情了。 就在他愁眉苦脸之际,武烈突然闯进来,大声道:“大人,魏家的人来了!” “魏家?”何昭一听这话就明白为何而来,今日朝堂之上又有人提及此事,太子、参知政事羽承安、殿前指挥使杨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