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十五、帮助
    李业说到底只是想多救点人,毕竟他前世不是好人,今生也算补过吧。 魏雨白已经将她所掌握的一切都告诉了李业,虽然叙述上必然掺杂主观情绪,但李业大体能够判断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哪些是说过的,因为他用了最寻常的情报获取套路,在闲聊中七分无关信息,加三分想要的信息,逐渐瓦解对方心理防线。 救人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其实是难的,救一人已经有难度,何况千万人。而能救千万人的人不多,每个时代都只有那么几个,数数都数得过来,魏朝仁恰好是其一。听到他让精壮之人先走时李业就知道他是个能救千万人的人。 很多时候善良并不是负担,罪恶才是,他这举动要是读书人一张嘴稍加传扬,然后随便写上几句诗词是要留千古骂名的。 但是他这举动也让正规军被杀溃后的关北留了希望,也救了南方安逸安逸生活不知战事的人们。明年不管谁上任关北节度使,到时定能补充北方军队,因为魏朝仁把还能武装起来的人力保存下来了。 如果没有他这个举动,到明年辽人要是趁机南下的话关北很可能守不住,长驱直入就连北方百姓,政权中央都要遭殃。 要想救人,先要杀人,正如后世有名的一句话“失去人性,失去一些,失去兽性,失去一切。”在李业看来,英雄并非那些光彩夺目的,因为世界本就残酷。 曾经朝鲜战场上有一位老团长,他的一个侦查排被美军围困在阵地对面山头,两山相望,战士纷纷义愤填膺请命要去救援,他却面无表情下死命令谁都不能救,眼睁睁隔山看十几个战士弹尽粮绝后不甘受俘跳崖。 后来拍纪录片的时候老人垂垂老矣,已是老将军,可提起那事他就老泪纵横,眼泪止都止不住,事情如同梦魇,折磨他一辈子,但他却说他知道那时不能下令去救,因为是美国人的圈套,只会死更多人,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去死而不为所动。 在李业看来,这才是真正的英雄,默默背负罪恶感与沉重,冷静果决的做自己该做的事,横眉冷对千夫指,至于后人如何评说又如何。 而魏朝仁显然就是这样的人,没有大气魄者难以成事,他怕魏朝仁成为第二个种师道。 “魏小姐你放心,我这个人虽然没上过战场,但道理还是懂的,魏大人救了那么多人,我只不过是尽绵薄之力,我会尽力想办法救他。”说到这看着一脸激动的魏雨白李业又给她泼了盆冷水:“不过你要是想让我去找皇上求情是行不通的。” “为什么?”魏雨白着急了。 李业认真给她说明:“其实也不是不行,而是不能,你想想就算真如你想的皇上爱宠我,可当今皇上是昏君吗?我只是世子,皇家子嗣,可没半点官职,不掺和朝堂之事,不懂政局,公是公私是私皇上会分不清吗?” 魏雨白一下子呆住了,如此一来筹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