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八十一、拖何昭下水
    虽然梅园诗会已经过去两日,阿娇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或许是冬日暖人吧。装裱好的原稿捧在手中一看就能看一下午,呆呆的就看那诗,就看那字,一直在傻笑,仿佛盼着它会活过来一般。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越看心跳得越快,脸颊火辣辣的,可却依旧想看。 那天夜色中皇后娘娘想看原稿,她就送过去了,可是一回头,世子已经不见了。众多文人们提灯点火,在梅园中寻了许久,问过门童才知世子已经走了。陈钰老大人激动的抄诗一份,细品半天,随后也和皇上告退了。 阿娇至今记得高台之上众多大人的不敢相信的眼神,流转不停的溢美之词和自叹弗如的感慨,那些都是说世子的,可却比说自己还高兴。 这或许就是世子吧,总是这般洒脱不羁,哪怕写出经世之作也如此云淡风轻,若是换了常人只怕高视阔步,得意忘形,趾高气昂了,毕竟是那样的诗作啊! 寻常百姓或许只是好奇,当做故事来说,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只有真正的读书人,对诗文有研习的人才会知道世子的诗到底高到何种程度! 爷爷都亲自写下“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两句,请匠人装裱,挂在书房里;判东京国子监,学问大家陈钰老大人给出“登堂入室,经世之作”的评价;东京国子监学生,京中有名学士昨日亲自上王府拜会。 不过那些人被拒后居然找到相府来,想让她帮忙说话请见世子一面。阿娇羞得不敢出门,虽然她被许给世子,皇后娘娘也说她迟早和世子是一家人,可毕竟还未成礼呢。世子不见怎会来求她呢,虽然心中也忍不住有些窃喜。 阿娇很想见世子,有想过去王府,有想过去听雨楼。之前她也一直这样见世子的,可经历梅园种种,她反而不敢去了,总觉得太羞人了,心中又万分想见,踌躇难绝,只能瞩物思人  “大人字写得真好!”武烈一脸拜服,探头看何昭高举的纸张。 “呵呵,你武烈一个大老粗也学会溜须拍马啦?”何昭盯着手中诗文笑问。 武烈一脸正色,连忙摇头:“不是大人,我没拍马屁,我是真觉得好,实在太好了!” 何昭回头白他一眼:“好你个武烈,你一个五大三粗之人没想现在越来越奸滑,你不要以为本官不知,你斗大的字不认几个,这诗生僻之字这么多,你还能认得出来?” “为了看公文,我每日都在学识字的。”武烈小声道。 “那你念给我听听。”何昭将手中纸张塞给他。 武烈顿时一脸苦笑,尴尬道:“这大人英明,这些属下确实不全知道。” 何昭哼了一声,取回诗文:“你连字都认不全还说写得好,不是溜须拍马是是什么。” “大人明察察” “明察秋毫!你这半吊子的学问就敢拿出来拍马屁,日后小心拍在马脚上!”何昭斥责道,遂又自言自语:“你可知我写的是谁的诗?这是那里星洲的诗” “啊!”武烈一脸不敢相信,眼睛瞪成铜铃。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