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十二、我是流氓我怕谁
    等到李誉义愤填膺说完后,李业已经完全抓住中心疑点,问了一个关键问题:“那冢励有请柬吗?” “没有,我带他闯进来的。” “那个丁毅呢?你什么时候遇到他的。” “他是苏州第一才子,他到京都后上相府要的请柬。我进梅园后遇到他,这人不错,很会说话,我们谈得来就结伴而行了。”李誉如实回答。 李业抚额,他这个堂哥向来性子直来直去,不会动脑子,他所谓的很会说话肯定就是对方会拍他马屁了,既然人家一直不着痕迹的拍你马屁让你飘飘欲仙,这特么自然谈得来。 他就不想想今日梅园中人杂七杂八算下来少说数百上千,这么多人他又是从苏州来的才子,是如何一眼认出又上来和他搭话的,完全就是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 最后说回那冢励,他根本请柬都没有,就是想利用李誉混进来,因为李誉带人进来自然不敢有人拦,他可是太子之子,怎么说都是皇孙。 冢励口口声声说自己跟阿娇关系如何如何亲密,可到头请柬都没有,这算亲密?骗鬼都不信。 他说得漂亮,还假意为阿娇求情,想显得自己有情有义煽动李誉,让他信以为真做出头鸟。最后什么丁毅上台根本就是假,因为丁毅十有八九和冢励是一伙。 最终想要的剧本估计是不管丁毅还是冢励,只要写出一首好词肯定让冢励拿出来,博得台上认可后上去的是冢励,他最会演最会说,声泪俱下一番,只要避重就轻,避开他和阿娇两人关系到底如何不谈,只咬紧阿娇父亲曾答应婚约的事情说,就会让世人同情他,让阿娇清名扫地,百口莫辩。 “星弟你怎么了?是为那贱人难过吗,想开些,天涯何处无芳草,为兄会为你狠狠教训她的!”李誉安慰道。 李业拍拍他肩膀:“你被骗了” “哈” “” 等李业一五一十跟他解释,他是如何一步步被骗后,李誉已经暴跳如雷开始骂娘了,毕竟他彻彻底底被算计利用了还毫不知情。 “骂也没用,现在最主要的是把那两个杂碎揪出来。”李业戾气很重的道。 “他们说要去看题,然后就走散了,我也不知他们现在去哪了。”李誉着急的说。 李业也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事,当初冢励在听雨楼闹事他隐约能看出是个心机狠辣,能搬弄是非的人,但并未放在眼中,也没有生气,因为正中他的下怀,他那点小心机在自己面前也不值一提。 可没想到今日又撞上,或者说还好他撞上了!不然阿娇可能要被他毁了,在这重男轻女的时代,女人清誉如同性命。宋朝曾经有一个朝廷大官的女儿,就因为和陌生男人在院外说话,最终为保清誉被逼投井自尽。 足见毁一个女子的清誉名声是多恶毒的事,特别在男女双方地位不对等的社会中,强势一方掌握压倒性话语权,心理上人们也都会偏向强者,所以阿娇在这场毫无防备的陷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