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七十一、显露的阴谋
    李业其实没什么说故事的天赋,但奈何何芊是个听故事的天才,她这种人一般也可以称为“初中二年级学生”,脑子里光怪陆离想的特多,笑傲江湖的故事本来就不长,黄昏的时候故事已经完了。李业却不想动,日垂西山之际四周气温开始下降,但被太阳烤一整天的山石还是暖烘烘的,躺在上面十分舒服。 “要不我们回去吧。”李业如此提议。 “不要。”何芊果断摇头,她还沉浸在那故事中,时不时念叨独孤九剑,吸星大法之类,还会问太监是不是都那么厉害的问题。 “你又不懂诗词,等在这干嘛?”李业不解的问她。 “要你管。”小姑娘虎他一眼,然后收起碟子和酒壶准备还回去。 瞥了懒洋洋的李业一眼,这种混蛋怎么可能懂呢,哪个女孩不会向往才子佳人的故事,她是有些笨,所以不懂诗词,可那也是从小憧憬过的梦啊。 “走吧,快放题了去看看。”何芊说着已经跳下石头,李业只好跟着她,两人与人群格格不入相互作伴也好,再说一开始就说好的,他不能半途丢下小姑娘。 “梅园诗会肯定写梅了,这还用挤着去看吗。”李业抱怨,放题是指太阳落山后诗会主办方会请一位德高望重,才学服众的人给出诗词题目,然后诗会士子们以此为中心做诗词,再加公开品评选出优者。 之所以要太阳落山之后放题一是为了保持神秘感同时维持气氛,要是早早放题那大家还游什么园,赏什么梅,估计都蹲哪个旮旯里苦思冥想去了。 二是为了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公平,让大家太阳落山后才知题,然后一起开始思考构思。 可万事不可能有真正的公平,也有人早早猜题然后做好,还有些权贵子弟出钱买诗词然后各种题材背上一两首,到时蒙对也能张口就来,还落下才思敏捷的美名。 几年前在泸州地界就发生过一个人尽皆知的故事,泸州知府为让自己女婿出风头找人买诗让女婿背好,准备在元宵诗会一展风采,可惜当地才子中杀出一匹黑马,籍籍无名却文采亮眼,硬生生压住风头让高作评席的泸州知府也只能将魁首评给他。这事后来传出泸州知府成为一时笑柄,李业是听月儿跟他讲的这个故事。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诗词本身没有严格的框框条条来打分,不像数学考试,答案在那对就是对,错就错,没有模棱两可。所以诗词想要硬判高下是很难的,这时候利益关系权衡考量,盘根错杂,很多主观的东西也会被带入进来,要像那位不知名的才子一样,一曲词能逼知府放弃女婿,那定是极好了。 放题在山腰小亭,下方已经围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众多才子文士翘首以待。李业很自觉的不去凑热闹,何芊却兴致勃勃的挤了进去。 不一会儿人群中传来一阵沸腾之声,李业抬头远远看去,原来出来放题的人居然是陈钰,当朝翰林大学士,判东京国子监,他出的题怪不得人们这么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