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十九、天子愠怒
    阿娇早已察觉不对,为何一个诗会会来那么多大人物?若是陈钰大人之类的学问大家还可以说得通,为何参知政事羽大人,甚至武德司的朱大人都来了呢? 聪明如她,也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在众多大人期许的目光中,怀着忐忑之心推开那道门之后,她心跳陡然加速了。 正堂上坐着两人,一位老人,一位美妇,身后站着两位黑衣暗金甲带剑侍卫,爷爷则站在一旁。阿娇心中念头不断闪过,出入梅园还能带剑,能够让爷爷侍立一旁的人,这世上还能有谁呢! “僵卧孤村不自哀,尚思为国戍轮台,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坐在正中的变白发老人喃喃自语:“好一个赤诚忠勇之士,是大景有愧于他们了。” “当初陛下早已提出封赏,不过他们誓死追随潇王也是没办法的事,除去这位陆先生,当今潇王府还有听雨楼中也有许多忠勇之士。”爷爷在一旁躬身道。 老人只是点头:“陈年旧事,今日就不提了,既是诗会就只谈风雅不谈其它,朕也许久没出过宫了,今日就见一见我大景子民的才气也好。不过朕和皇后今日本是微服私访,没想却见到这么多朝中重臣,实在出乎意料,王卿胜友如云啊。”最后一句说得意味深长。 德公额头冒出冷汗,连忙躬身解释:“陛下谬赞,这本只是阿娇访友的小小诗会,老夫并未多邀友人,不过诸位同僚想必听闻风声所以都过来了。” 皇上点点头,也不追问了。 “阿娇,快来拜见皇上和皇后娘娘。”德公招手道,刚刚进门的阿娇心跳快到极致,反应慢了半拍这才从震惊中回神,连忙上前跪拜。 “起来吧,这就是明德公最疼爱的孙女吧,我在宫中也经常听人说起,今日一见确实生得好模样。”美妇笑着道,声音和蔼亲切,让阿娇放松许多,她招招手:“再靠近些,让我好好看看。” 阿娇上前几步,低着头不敢抬起来。 “楚楚动人,我见犹怜,好孩子。”皇后笑着满意点头,然后突然问道:“你觉得新洲那孩子如何。” “世子吗?”阿娇一愣,随后心思百转,难道爷爷为何会不辞辛劳亲自去潇王府请世子,皇上和皇后娘娘为何屈至尊之躯来这种地方,又为何要见她呢,难不成,难不成是为了 不知为何,阿娇心中一喜,有些小羞涩,按捺心头激动抬头回道:“世子胸襟开阔,坚韧自立,聪慧过人,行事雷厉果决,是真正的大丈夫!小女子,小女子” 张了张嘴最后的话终是因为太过羞涩没有说出口来。 “好了好了皇后,你看都把人逼成什么样了,他是什么样的人还用得着问吗,你不过想借他人之口聊以罢了。在你我面前谁会敢说实话,看她怕成这样十有八九那小子如今暴戾之气更甚,愈发乖张狂妄了。”皇上不耐烦的挥手打断问话。 阿娇一愣,听出话里的不对,明白他们误会了,连忙道:“陛下,小女子说的都是实话” 还想说什么却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