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六十四、何昭的震惊
    关于京都大害李星洲的种种传言早已成为家常便饭,就如平日里自家孩子不听话要骂上两句那么简单而日常,一旦变成日常就是京中百姓的生活,若每日不说上两句恐怕京城的人民还会不习惯。 可他到底多张扬跋扈呢?很多人只会说那些陈词滥调,坊间传言,其中两分真,八分假,口耳相传人云亦云罢了,何昭身为开元府尹是看得最清楚的。 开元城极度奢华,乃是天子脚下,权贵无数,众多高门大户、朱门子弟、官宦之后跋扈者何其之多,但却只有李星洲人人知道,他始终是不一样的。 什么是真正的跋扈?差点打死判东京国子监丝之落几句斥责,中秋皇宴高声喧哗无人制止,光天化日之下敢绑架他开元府尹何昭的女儿!这些才是真正的跋扈,而不是百姓口中那些或真或假的琐事。 所以何昭向来对李星洲敬而远之,这种人迟早会被自己的张扬跋扈所毁,惹了他说不定还会被反咬一口,那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可造化弄人,没想到京中那么多女子,他偏偏把主意打到自家宝贝女儿头上,虽然没有得手,但何家和潇王府的梁子肯定已经结下了,虽然他和那李星洲没说过半句话。这些日子令何昭寝食难安,李星洲会毁于自己的跋扈没错,但在他没把自己玩死之前依旧是条能咬死人的恶犬! 如果事到万不得已动了他,恐怕会把自己前程搭进去 所以当武烈急匆匆跑来后堂告知他宝贝女儿的去向和他的担忧时何昭没忍住差点笑出来,何芊可是他的女儿,就算瞎了眼也不可能看上那恶犬,再说李星洲所作所为就是和她接下深仇大恨。 退一万步说,那李星洲最多凶狠狡诈一些,也不过是狂妄之徒,哪可能有什么心机算计骗得女儿芳心。武烈虽然忠勇,但始终武人心思太过简单率直,不懂人心。  结果两个时辰后,何昭笑不出了,脸色阴郁,几乎可以滴出水来! 女儿回来了,还带回了一叠公文告示,何昭倒不是在意她没去贴,而是她所说的话,说得头头是道,令人深省。 关于民心向背,人心沉浮,听完之后竟令他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心中即震惊又欢喜,女儿是如何懂这些的,仔细想想确实是如此啊,或许他这些年的做法多少有些不当之处,所谓法不责众,不正是如此。 他心中宽慰,正想好好夸奖自己的宝贝女儿,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目瞪口呆。 “这些都是李星洲让我转告你的。” 那一瞬间他几乎有些反应不过来,待到完全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之后他忍不住追问确认,女儿老实承认她今日确实去了听雨楼,还遇到李星洲,而那些话就是李星洲告诉她的。 何昭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心中久久不能平静,那些宽慰淡然无存,思虑之后一颗心更是如坠冰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