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七、王府的夜
    下午,李业送走德公和阿娇,临走前德公还一再嘱咐关于诗会的事情,阿娇也特别叮嘱了几句,就是生怕他会食言似的,之后两辆马车离开了王府。 而关于红烧肉,德公赞不绝口,还直言下次做的时候再叫他过来,李业只是笑着答应,做法可不只红烧肉这一种,他会慢慢在听雨楼中加入这些菜色的,这也是一个赚钱之道啊。 更加重要的是听雨楼里那么多读书人,某种程度上是非常有话语权的,从听雨楼开始,很有可能将猪肉出去,引起一股浪潮。 正如李业所说,不像后世,现在的养殖户是在挣扎混沌中的,富贵人家崇尚羊肉,一斤羊肉能买六斤猪肉,但羊比猪难养,而且羊没猪肉多,那到底该养什么? 如果想天下人都可能吃上肉,那必是猪更好,可惜这个问题前世也一直到元朝才有确切答案,而在之前,因为社会风气,上流奢侈之风影响等等,人们一直认为猪肉鄙贱是下等肉,羊肉才是上等肉。 李业想不知不觉间改变人们的观念,如果能做成,绝对是一个大功劳,对全国民众体质的改善绝对有显著作用。简单的来说,一个骨瘦如柴的人在肉体对抗中无法与天天吃肉的胖子比。 不过另外一个问题也令李业开始不安,那就是要打仗了。 这肯定会是场大战,皇帝亲自接手谋划的战争不可能小。 面对这种国家意志,李业是无能为力的,他虽然擅长心理学,能够通过一些简单而且不着痕迹的心理暗示影响别人想法,但这种层面的决策层他连接触的机会都没有。 正如德公安慰他的,他忧心也罢,不忧心也罢,该打仗还是会打,和他没半毛钱关系,操心没用,只能等结果。  夜里,李业凭借记忆,将数学课本的基本教程写下来,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他最高也就学过大学时的高等数学,更加高深的他根本不懂,很多也只是凭记忆大体写下来。 秋儿一边给他磨墨,一边把写好的手稿一张张小心捡起来存好。月儿却嘟着小嘴一脸不开心的看着那些稿子,毕竟那是折磨她的万恶之源啊。 李业看她受气的小表情觉得可爱,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别嘟着嘴,等我写完接着给你讲《笑傲江湖》的故事。” 小丫头一听,眼睛一下子亮了,眨巴眨巴闪亮晶晶的:“真的呀!” “真的丫,你先去端两个凳子过来,你跟秋儿一人一个,总不能坐着听吧。”他吩咐道。 月儿麻利的去端矮凳了,李业摇摇头,接着写起来,黯淡的烛火轻轻摇曳,身边传来秋儿的芬芳,一切都安静温馨。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温柔乡磨去英雄骨一点不假啊。看着文文静静,一脸崇拜看着他的秋儿,蹦蹦跳跳拿来凳子的月儿,李业两世为人第一次感觉自己开始怕死了 “世子,过两天你去梅园诗会准备写诗还是词呢?”月儿在板凳上坐下,抱着小下巴脸期待的问。 “哈哈哈,我可不是去写诗的,我是去喝酒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