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五、蒸馏酒的酿制
    赵四是在京都小有名气的木匠。寻常时候一年四季很多人都会上门找他做些家中器件,若是遇到穷苦人家他也会优待一些,少收点钱,因此在城东一代名声很好。 虽然妻子因他少收钱时常抱怨,但他家日子比一般人家过得舒坦多了。 也正因此也有达官贵人会请他做木工,到时不止有工钱,做好了还会有不菲的赏赐。只不过这样的机会少之又少,而且出入朱门言语行动都要小心翼翼。 有机会出入达官贵人家中也让他明白那些大人物是绝不可惹的,这其中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差距只有亲眼目睹才能明白。为此他每日安安分分,规规矩矩,娶妻生子,努力赚钱,想要就这么过一辈子。 可就在今早,一个晴天霹雳打在他脑门上。 现在是年末,根本无活可接,加之天冷,好不容易得闲,他每日很晚才起床,可今早却被急促敲门声惊醒。 心中不满,睡眼朦胧的他推开被子下床,还被媳妇抱怨。穿过积雪的小院,搁置打开正面老木门,发现门口是自己二叔,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赵四揉揉眼道:“二叔这么早敲我家门干嘛,有事不能晚点再说吗。” 二叔一脸焦急的道:“不是我有事找你谈,是潇王府有事找你,这位是王府来的严大人!” 潇王府!一个响雷在脑中炸开,赵四一下子睡意全无,连忙抹了把脸道:“大人有什么吩咐。” “世子想请你到王府一趟,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赵四一愣,惊慌道:“好好好,小人这就去收拾” “动作快些,可别让世子多等。” “晓得晓得”赵四笑脸连连,可一退入院中就失了魂一般,踉踉跄跄进屋,妻子不解的问:“你这是怎么了?” “潇王府招我办事。”赵四哭丧着脸回答。 “王府!那不正好,又有许多工钱,不然凭你那点本事,以后怎么给孩子请先生。”妻一边整理床铺一边道。 “你知道什么,那潇王府可有李星洲啊!”赵四几乎哭出来了:“李星洲可是京都大害,蛮横不讲道理,两年前隔壁刘公家儿子就因在街上不留神挡他的道,被活活打断腿,落了一辈子腿疾啊!” 听到这妻子也慌了:“那不去了,家里虽然缺钱,但挣钱的机会多得是,不急于一时。” 赵四绝望摇头:“我若去了,遭殃的就我一个,可我要是不去恐怕我们全家都要遭殃啊!” 妻子呆愣当场,仿佛天一下子塌下来,流泪抱着丈夫道:“平日里我都骂你,可那是气不过,你才是家里的主心骨啊,你要是出来事可怎么办!” 成天被家中娘子骂的赵四突然听到这话,一时感动也忍不住哭出来,夫妻俩抱头痛哭。 好一会赵四才冷静下来,下定决心抚着妻子的背道:“娘子,若是我在王府出了什么事,你就带着儿子和家中积蓄出京吧。有多远走多远,那些银钱你当嫁妆,另找好人家嫁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嫁了你就是你们赵家的人,你要是出事我,我也不活了”赵四娘子哽咽道。 “娘子” “赵四你在干嘛,快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