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四、好像的字
    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 阿娇呆呆看着那苍劲有力的字,劲力仿佛要透纸而过,转折起伏,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一字到底不曾半点停歇,俨然大家风范,这要多少年的习练才能如此。 一开始她只被诗文折服,可几日看下来,就连这字也让人叹为观止,想必陆游陆将军不止勇猛盖世,豪情万丈,还是一位修身养性,才高德雅的文士吧,世间他这样的英雄只怕少有。 每隔几日她就会随爷爷到此,严展柜会将才子们的新作诗词交给爷爷品评,然后写上一两句评语,评个甲乙丙丁。 若是以前那些诗词是最吸引她的,她胸中自有才学,并以此自傲,名扬京都,常人都说她的才学还要高过那望江楼,她虽尽量表现得云淡风轻,因为爷爷说傲才者自伤之,可心中自然是高兴的。 只是现在不一样了,也不知从何时起,大概就是最近吧,她无心去看那些诗词了。 每次来望江楼都会看看那《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有时候就从回廊看窗外雪白的世界,看看楼前交错的街道,心里总在期待什么 期待什么呢?她都不去想。 “今日那小子想必又不来了,若是问起来老夫十有八九能猜他要说天太冷懒得出门。”德公好笑的道,一手抚须,一手拿着诗文品评。 阿娇不敢说话,总觉得越说越是心虚。 “再过五日梅园诗会就要开始了,本以为只是让你们年轻的才学之士互相切磋探讨,没想到那羽承安还有月翁都听闻此事,并说好也会过来,到时恐怕要我出场坐镇了。”怡华园因梅出名,故而又叫梅园。 “那就有劳爷爷了,如此也好,才学之士展露胸脯就是希望能有人赏识,几位大人来了也好。”阿娇道没什么意见,一开始想要办诗会是因为她真的喜欢诗文词赋,可现在,特别是在听了世子那些话之后,她突然觉得或许那些东西也没那么重要了。 希望那时世子也会去吧,可以他不羁的性格想必是不会去的,他若不喜欢诗词就真的不会去理会的吧想到此处忍不住轻叹口气。 三楼又安静下来,阿娇静静看那苍劲有力字,德公继续品那些良莠不齐的词。 直到许久之后,噔噔的脚步声还有严掌柜着急的呼喊打断了寂静,一身武装的何芊冲上楼来,严展柜没能拦住。 她看着两人一愣,然后惊喜道:“王爷爷,阿娇姐,你们怎么也在这!” 阿娇看着虎虎生威的小丫头,好笑道:“我们为何不能在这,我和爷爷经常来此地的。” 何芊毫不客气的在他们桌前坐下:“李星洲呢?” “你来找世子的吗?”阿娇好奇的问。 何芊一愣,去拿杯子的手缩了一下,连忙摇头:“自然不是!我找他做什么,我恨死他了。” 阿娇笑着坐下,给她倒上温好的酒:“那为何想到来此。” “只是这三楼搞得神神秘秘的,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