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三、十八人上京
    京都夜里又下了一场雪,不过只是小雪,天却更冷了。 一般年前年后几天该是最冷,也就是说这时还没到最冷的时候,李业不想出门,听雨楼已经好几天没去,天天在家里教两个丫头数学。 秋儿很好学,因为她理解能力很强,往往沉浸其中。月儿却头大得很,一副痛苦不堪的模样,这大概就是学霸和学渣的区别吧 倒是严昆虽没交代他,可每隔几天就会亲自跑来跟他汇报那边的情况。 天再冷也阻挡不了士人的热情,毕竟现在听雨楼《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名满京都,能上三楼就能落下好名声,虽比不上咏月阁魁首那么有分量,但贵在更加容易啊。 每月十五人说不定努力一下就能轮到自己呢?为此吸引众多文人雅客,而在这个年代,名声确实是可以当饭吃的。 如谢临江、曹宇这些才气大的人,到一些酒楼青楼老板都不要钱的,而且逢年过节很多有钱人也会送礼,只为沾点才气,或者各种大商青楼也会请他们为自己花魁作词之类的,表面上是不收任何钱财,只谈风雅,但几天后就会有人送礼上门,这已经是一种不成文的规矩。 这是这个时代特有的现象,士农工商,商最有钱,却被放在最下层,没有话语权,谁有话语权呢?那自然是士人,所以商人有钱却无话语权,这本身是一种很危险的状态,有钱招人眼红,没话语权就不能保护自己。 所以很奇特的现象就出现了,有人说百无一用是书生,也有人说诗词歌赋只是无用之物,但不管怎样,读书人依旧地位很高。因为这背后本身就是掌握大量钱财资本的商人推动的,商人有钱就想要安全感,要有安全感就要让自己沾上才气,要沾才气就讨好和拉拢读书人。 在这种看不见内在动力推动下,如此独特的社会层次下,诗词歌赋也被赋予生命和活力。 读书人是清高的,但从时代的角度来说他们又是工具。 李业现在已经成为那内在推力之一了,仔细想想何尝不可,这本就是双赢的买卖。  这几天李业依旧没有忘记锻炼,听雨楼可以不去,晨炼不能停。 秋儿月儿都劝他不差这几天,可以等天气回暖了再接上,要是染了风寒就不好了,理智的思考这个建议是好的。 但聪明人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自以为聪明,很多事情并不是理智思考能得出最优解的,也有需要憋着一股劲,像一个愣头青一样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时候。 早上月儿提着灯笼,秋儿为他整好着装,然后一脸怨念的嘟着嘴看他。 李业好笑的捏了捏两个丫头俏脸蛋,都学会生世子气了,有进步啊。  他现在心率能控制在四十五左右,而且肺也适应了剧烈的呼吸,这时候李星洲的天资根骨彻底显露出来,他能够很容易找到呼吸的节奏,控制身体平衡,同时每一次蹬地都爆发力十足,越跑越畅快。 不一会他再次路过陈府。自从准许陈钰上听雨楼三楼之后,老人态度就好了很多。每天去早朝前都会等到李业跑过来,然后作揖,也不说话,这才离去。 李业跑动中也不好说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