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五十、往事
    “你明明就是骗人,这世上哪有你说的那些武功,你不要以为我没练过。”何芊晃晃自己的剑,表示自己真的练过。 “你还听不听故事了,想听就别插话,不然我不说了。” “你哼,不插就不插,有什么了不起!”小姑娘嘟起嘴不满的放下她的剑,比起斗嘴,显然听故事的诱惑力更大一些。 金庸的小说是十分吸引人的,而且不同于古龙,古龙小说中人物总是能飞檐走壁如同修仙,但金庸小说却不会有那些轻松气死牛顿的描写,很多都是被影视夸张了的。所以如果去看书的话会给人一种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真实感,引人入胜,置身其中。以至于在当初那个遥远的年代,很多人看过小说后都以为那些故事是真的,那个世界是真的,是真实存在的。 而这其中笑傲江湖比较特殊,它更加像一个政治童话,而不单单武侠。 又说了一会儿,三个丫头听得入迷,说到令狐冲巧遇魔教长老曲阳时,何芊抬手道:“停,凳子有点凉,还有没有垫子,我想再要一个。” “秋儿,去给她拿一个。”李业开口。 “不用,我自己去拿,你跟我说在哪。” 李业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没想到这丫头还挺害羞的,指了指里屋:“直走进去椅子上就有,不过那是我的屋子,你确定要自己去?” 何芊没回答,起身沙沙踩着院子里的雪,一溜烟就跑进去了。 “何小姐真大方。”秋儿一边用炭火温香茶和酒一边道,烤串和临时编制的烤架已经被下人撤走了。 李业好笑的道:“她这叫看似大方,实则害羞,觉得总是劳烦你和月儿过意不去。” “那多不好,何小姐是好心的,就是人凶了一点,早知道我给她去拿好了。”月儿歪着脑袋道。 “别,她这种性子让她自己去才是对她好,跟牛一样,倔起来拉不回头,但其实是温顺的动物。”李业一边说一边把酒杯递过去,秋儿为他满上。 “世子怎么能说何姑娘是牛呢,小心她又生你气了。”月儿小声道,李业哈哈笑起来。 不一会儿何芊出来了,怀里抱着三个垫子快速跑过来。 “喏!”她伸手掏出怀里的垫子,一个递给月儿,一个递给秋儿。 秋儿接过垫子想给李业,她立刻就不干了:“干什么,那是我给你的,又不是给他的!” 李业好笑:“好了好了,秋儿你自己用,我不冷。” 这下何芊才放下垫子坐下,把酒杯递给秋儿:“秋儿妹妹,我也要。大混蛋,那屋里挂的诗词是你写的吗?” 李业摇摇头:“不是,秋儿写的。你说不定还没人家大,还占便宜叫妹妹。” “要你管!”小心思被戳穿,丫头不满的道:“我看也是,你一个无所事事的纨绔怎么可能写出那么好的字来,不过临摹的是陆前辈的《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还算没到无可救药,至少心中还有家国,你接着说故事吧。” 李业接着给三个小姑娘说接下来的故事,香茶暖酒说笑客,满亭皆是笑语声,冬寒被炭火御于几步之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