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天上掉的老婆怎么办
    德公这老头只是说说,酒还是照喝,王府处境艰难,这么好的酒李业自己掏腰包可喝不起。 “厚脸皮的小子。”德公黑着脸骂了一句,李业哈哈一笑不理会他,老头心宽,他也心宽,大多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都心宽,也正是如此才好向交啊。 见他这么脸皮厚德公也忍不住笑起来:“你这小子是个奇人,老夫也看不透你,要是跟别人老夫就谈君子之道,文墨诗词,跟你看来是谈不成了,要说也只能说做事的道理。 我看你会做事,也能做事,你手段心计令人佩服惊心。可作为过来人老夫还是要说两句,心计手段固然要,为实事方为正道! 实务为主,心计手段不过是工具,切不可得意忘形,本末倒置。” 老人家这么认真说话,李业也作揖道:“我会记着的。” 其实这些话让李业挺感动的,他没想到在这样一个时代,这样一个地方,有个老人能够对他说这样的话,这想必是老人一生所悟,对寻常人肯定不会随便说。 李业端坐,端起酒杯敬了德公一杯:“多谢德公教诲。” 德公饮下一杯,笑道:“呵呵,你这小子平日嬉皮笑脸没个正形,为何突然这般肃穆啊?” “德公读史吗?”李业一边说着一边厚颜无耻的再把酒杯递给阿娇。 “废话,老夫当然读史。”德公扶着胡须不满道。 李业取回斟满的酒杯:“读史使人明智。纵观历朝历代,开国时都是人才辈出,上下一心,治风开明,言路畅通。可一旦到衰败时就言路不通,党羽林立,民情不达圣听,为何?” “为何?”向来不说话安静斟酒的阿娇忍不住凑过来。 “道理其实德公说了,人情脉络就河中泥沙,一开始流通水土,拓宽河床是好事。可是日积月累就会淤积成灾,要是有圣明之君还好,知道梳理整治,若不是就会成大祸。 君不思社稷,臣不为治国,天天勾心斗角,揣测圣意,结党营私,玩弄权术,时日一长就是国祸。 德公教我实务为主,心计手段不过是工具,不可本末倒置就是这个道理吧,确实字字珠玑。 些话就连亲近之人也不可乱说,你这个老头倒好,就这么随便跟我这纨绔子弟说了,却实令我感动啊。”李业说着哈哈一笑,又喝了一杯。 德公听完瞪大眼睛打量他看了许久,才徐徐开口:“你能听到这般程度也叫老夫惊叹,这些你都能懂,看来老夫说教是是多余的。” 李业喝得微微有些晕,下意识伸手想找点什么东西扶一下,然后搂住了跪坐两边的秋儿和月儿 果然喝酒不能贪杯啊,哪怕度数不高:“事情怎么能随便以有用没有来定论,你的意思我是懂的,都是为我好,再说这京都之内想必也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外人是真为我好,光这点我们也算朋友了。” “你这胡小子,说什么颠三倒四的话,老夫何时与你相交啊。”德公瞪眼道:“不过若只是说话喝酒,那自然也是可以的” “古人就是矫情”李业忍不住小声道,然后又把酒杯递过去。 德公夹了两口菜,问道:“皇上把京都才女王怜珊许给你,这事你这么看。” 李业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呵呵,还能怎么看,天上掉下个好老婆,那肯欢喜得不行” “”德公瞪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