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铁马冰河入梦来
    月儿拉着衣袖,李业伸手就轻易穿上棉袄,月儿也低头为他把绑腿细心的缠上,此时天还没完全亮,出门要小心,这可不像后世满街都是路灯。 “世子,天这么冷要不今日不跑了吧,明日再跑也不迟啊,反正时间那么多。”月儿拉着他的手臂道。 李业笑着揉揉她的小脑袋:“那可不成,只要松懈一次,日后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月儿嘟着嘴表示不理解,秋儿为他拉平衣领,“那世子小心些,我和月儿在门口等你回来。” “别在这等,去我屋里,外面太冷了。”李业一边说一边跑了出去。 他这几天的训练量已经翻了好几倍,这李星洲筋骨资质确实好,以前只不过缺乏锻炼,酒色空身,这些天锻炼下来一下子内在的潜力就爆发出来。 在河边跑了一会儿,远远的看见远处陈钰老人的马车又出府了。 自从那日他给老人捡了次鞋之后,陈府的马车见着他也不敢慌慌张张跑了,只是装作没见着,也不知道是不在意还是给吓的。 不过这次不同,借着灯笼昏黄的微光,远远的李业看到有两人身影跪在雪中,跟那陈大人在说什么,但距离太远听不清。陈大人似乎也在回应,之后他甚至也要给两人跪下,却被急忙扶起来。 李业来了兴趣,陈钰可是翰林大学士,判东京国子监,而且年关之后只怕还会再进一步,到底是什么人能让他下跪? 好奇心驱使下李业加快速度跑过去,可刚刚那两人行动隐秘,刻意不想被人发现,不一会就消失在街角,天色太暗,他只得无功而返。 回家后他又在院子里做了一些身体素质锻炼,大冷天的依旧大汗淋漓,全身筋骨如同活过来一般,匀称的肌肉也逐渐显露出来,充满力量。 虽然脑子里还在想刚刚那两人的奇怪事情,可想来想去也没什么头绪,就抛之脑后。 感受一下身体的力量,差不多可以进入下一阶段的练习了。 前世作为一个刀口上舔血的人,李业自然是练过的。  德公坐在马车里穿过街道,耳边时不时会传来一些有关听雨楼的议论,大体就是讲一首诗的,至于其它内容则各有说法,乱七八糟的都有。 德公靠着车壁,闭目思虑:“老夫总觉得这诗来得蹊跷,为何偏偏在这时候,他李星洲刚装整好听雨楼,刚打理了些时日,然后就有诗传出了,还带着个忠肝义胆的故事。” 阿娇微微抬头:“爷爷是说这是世子故意的吗?” “只是臆测,不过我觉得差不了多少,不然这事也太巧了,若真是如此还真是个蠢人。”德公面无表情。 “可世子也没什么才学,总不会找人代写的吧,可又有何人会帮他代写呢,要知道以他的名声”阿娇接话道。 “代写自然不可能,可找人买一首总是行的。他大概以为一首诗就能当个噱头,把人都引过来,若真是如此我算是错看他了。”德公越说脸色越发不好看:“望江楼有晏相真迹,咏月阁有数不清的诗词,其它城中酒楼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