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王怜珊
    阿娇静静坐在靠椅上,屋里的炭火时不时噼啪作响,除此外便安安静静。 这不同一般女儿家的闺房,桌上放着笔墨纸砚,纸屏上是丹青水墨,一池白莲栩栩如生,四壁还挂着装裱的诗词,字体娟秀,落款之处是两列小字:王府、王怜珊。 窗户是开着的,窗外一片白色的世界,一眼看去雪中屋檐鳞次栉比,层层叠叠,每到这时候她总能心有所感,才情迸发,写上一句半句。 可今日不知为何,她却一个字都写不出。 她没去听雨楼,因为爷爷也没去,正午的时候有人从相府前高喊着跑过,说是有人在听雨楼写了不得了的诗,她一开始没在意。 到了下午她的贴身丫鬟给她换炭火的时候又说一次,这次说得真切一些,说是一个衣着破落的老人写下一首诗,之后便冻死了,就写在听雨楼,问她从哪听来的,只说今早厨房孙大婶外出买菜的时候听到的。 她鬼使神差去问了孙大婶,大婶却说那老人是潇王手下大将,就连样貌,高矮胖瘦都说得清清楚楚,并说了那老人只是快冻死,并没有死。问她是不是亲眼看见,又说也是听人说的 按理来说此事不过是有些坊间传言罢了,可说到那望江楼,又想到李星洲。 想想这些时日他的所作所为,想到他的言谈举止,想到他行种种怪异之事,总感觉有些不对,不由自主想要知道得更详细些。 她甚至想过去立即去听雨楼看看,可爷爷不去她也不好意思,一个女孩子家就这么跑过去,要是真遇到他了该怎么说。 心中踌躇许久,左右为难,依旧没去。  去是没去,也因此更加难安,看着窗外的世界,思绪不经缓缓上升,穿过红砖青瓦,直到九霄之外 若是以前李星洲三个字她是想都不敢想的,因为每每想起就只有延绵不绝的无助和深不见底的绝望,她甚至不敢去想,如果真的嫁给他那日后会如何,半分都不敢,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 可现在有时她也会想了,在阴差阳错之下和他接触几日之后。 果然眼见为实,耳听为虚。他并非像传言中那样的。  那日在望江楼隔着屏风听到冢励公子说话,又不由自主想起往事。 其实她与冢励公子也只是萍水相逢,在苏州灯会曾一面之缘,还开口称赞过他的词。 后来那冢公子就来提亲,她其实没什么印象。只是到了出嫁的年纪,总是要嫁人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那冢励是冢大将军的弟弟冢黎川三子的长子,年纪轻轻就是进士出身,做了县令,是冢家后起之秀,和他们王家也是门当户对。 当时父亲问过她,最后都是要嫁人,嫁一个知书达理又有才学的总会好些,这么想着她也就应了,父亲也很高兴,只是没想到才几天后,皇上就下圣旨将她许配给李星洲。 那几天她几乎奔溃了,嫁给谁都好,可要是嫁给那李星洲之后还自己一人躲在房中默默哭了许久,日子过得煎熬。 可待真见到李星洲,又听爷爷说了那些话之后,一切都感觉不一样了。 名满京都的恶徒原来也有迫不得已,纨绔跋扈的个性是为了保全性命,可明明生死攸关,那家伙总是笑得那么没心没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