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赌约
    李业一开始就有预感,那个女人会是麻烦,没想到预感应验。 她身后的人都是衙门的,虎口全是老茧,站姿挺拔,肩胛骨外张,气势逼人十有八九是练过的没得跑,毕竟李业前世也是练过的,有些东西看得出。 再看他们的衣着,分明是开元府尹的衙役,能让开元府尹的衙役随身做保镖,李业几乎一下子就猜出这小丫头的来历,她是何家人。 这真是个天大麻烦,景朝官制类似宋朝,算得上丞相之重的官职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枢密使、参知政事和签书院事四个。 但在这之外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那就是开元府尹,相当于后世bj市高官,甚至更加重要,一般都是太子担任的。虽无相位之称,但地位绝对不比参知政事、签书院事低多少,动他一个无权无势的王爷世子,只要有理由,随随便便。 他现在可只带着秋儿和月儿,对方要是动起手来只会吃大亏。他不是傻子,人体的力量是有限的,沉醉于人体力量妄想的人都是白痴,最终会后悔莫及,真正的强大在于内心。 他再厉害,客观条件也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根本不可能是四个成年人的对手,何况是练过的。所以稳定对方情绪,动嘴皮子显然是最理智的。 后世心理学家曾经专门研究过如何说服人,总结出很多有用的理论。其中的一条就是:叙述相反特质的负面性。 简单的来说,比如你想一个人准时赴约,你是跟他强调准时赴约的人的高尚性好呢?还是跟他强调不准时赴约的人的恶劣性好呢? 大量的心理实验表明,后者效果比前者会好上非常多。 通俗的解释就是:“按时完成作业的孩子是好孩子”这一表述的说服力是远远比不上“不按时完成作业的孩子是孩子”的。所以李业一直在跟眼前这丫头强调以多欺少的人如何恶劣,还真把她说服了。 虽然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松了一大口气,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很多事情都是概率问题。能尽其事,能不能成其功还要看脸,尽其事不过是尽力抬高概率。 比如这次和望江楼抢生意的计划也是。 李业需要大量的武人,王府的加上德公家的护院依旧不够,直到他旁敲侧击确定他曾经绑过这丫头不只是何家人,还是何昭女儿后他就明白机会来了。 开元府没有厢军,只有枢密院下的禁军,但衙役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这么多武人绝对够了!  望江楼雅间,只有李业,阿娇还有何芊,秋儿月儿留在听雨楼查账,李业故意安排的,一是让她们熟悉这些工作,二是把他们支开。 跟随何芊的四个衙役被安排在楼下大堂,季春生和王府的一些护院也在,是按照他的吩咐过来,还有一切其他着武装的人,有好几桌,想必是德公家的护院。整个一楼大堂甚至二楼都有一些武人,熙熙攘攘,好不热闹,肥胖的掌柜也乐开了花,生意这么红火他怎能不乐。 李业上楼时只远远的看了季春生他们一眼,没有过去打扰。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