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开端
    “就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意思。” “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德公咀嚼一会:“好一句秒语,人生种种,却有如此。” “没那么妙,我真的种花了,所以有感而发罢了。” “你这纨绔子也会种花?”老人好笑的道,显然不信。 李业又喝了一杯,这老头很有趣:“哈哈,纨绔子弟就不能种花了吗,你这个老人家真是不讲道理啊,我种我的花又没种到你家去。” “也是也是,老夫孟浪了,不过你这小子喝了老夫的酒说话也不客气些。”女孩在一边安安静静的为他们温酒,老人端起酒杯:“看你这几日的作为是想重整这酒楼吗?” 李业点点头,一般来说他不会随意透漏一些东西,特别是关键情报,但这次不同,知道的人越多越好,而且这老头开玩笑归开玩笑,没有说谎的表现。 “是啊,不瞒你说,最近没钱用了,所以着急赚点钱。” “潇王府已经没落到如此地步了吗”德公叹了一声,然后娓娓道:“潇王昔日于老夫有恩,如今潇王府没落如此老夫也不能坐视不理,你既能想到重整这酒楼也是好事,至少也是实在事,比游手好闲的好。老夫也算认识些人,以后可以给你多推荐些食客,权当报恩了。” 听了这些话李业对这叫德公的老人有更高的评价,倒不是在于知恩图报,而是他处理事的方式。 说帮忙却没问自己有什么要帮忙,一口说定自己能帮什么,即知恩图报又给自己留余地,将主动权握住手中。而且说明只是报恩,不给李业增加心理负担,这拿捏和掌控很老道,这种人一般身居高位。 心理思绪万千,表面也没半点异样,李业笑道:“那我就谢谢德公了。” 老人愣了一下,然后哈哈笑起来,抚这白须:“你这小子,我还以为你会推辞一番,哪怕谦虚一下也好啊,没半点君子之风。” 李业摊手:“要是君子之风能当饭吃我把这酒楼都谦让给你,君子之风那是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人才说的,我没那么高雅。” 温酒的女孩似乎有意见,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没说,比起德公她显然是怕李星洲的。 “你这小子”德公摇头:“这话你与我说说就罢,可别到处传扬,不过是些愤世嫉俗之言,莫要以为如何不得了,小心招来祸端。” “我知道,开个玩笑,不过德公也不用给我介绍客人。我想请你一些其他的事。” 德公饮了一杯,“哦,你说说什么事,老夫看看能不能帮。” “其实简单。”李业说着把酒杯递过去,女孩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他斟上酒,“看德公衣着言谈,想必也是官宦富贵之家,家大业大,家里肯定有护院吧。” 老人点点头:“莫不是想要些人手?” “不是,护院们大多都是武人,风里来雨里去也不简单,我想德公这一个月内隔三差五让他们到城西望江楼吃喝,算是犒劳。”李业一边小口品酒一边道。 这话一出德公和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