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夜阑卧听风吹雨
    “哈哈哈,瑞雪兆丰年。”李业看着又下起的雪,冷得他全身直哆嗦。月儿在一旁翻动炭火,好让它烧得更加均匀些。“世子都冷死了,雪有什么好的。” “可别这么说,小心南方的小伙伴打死你。”李业好笑的揉揉她的小脑袋。 “小伙伴?世子是说玩伴吗,她们为什么要打我?”月儿想不明白,于是歪着脑袋认真想起来。 李业没回她,说了大概也听不懂,换了个话题,同时确认一些信息,李星洲的记忆总关于家国大事总是模模糊糊:“听说今年秋天辽人又南下了。” 月儿点头:“辽人最可恨了,三四月前,辽人南下一度过了雁门,一路烧杀抢掠,不知死了多少人。” “朝廷怎么办?” “加急的人马刚到京都,第二天一早皇上派关北节度使魏朝仁大人率兵北上迎击辽人”小丫头说到此处便停了。 看她表情李业有些明白怎么回事:“败了。” 小丫头轻轻点头,拧着手指不开心了:“听说北边死了好多人,死人堆满山都是,皇上要杀魏朝仁,大臣有些拦着,有些说要杀,吵起来。之后大将军冢道虞说要改军制,又有人拦着,也吵起来。才子们在咏月楼写了很多的诗词,依旧打不过,几个月后辽人抢完秋粮走了。可每过几年辽人都会来,一来北方又要死很多人。” 月儿语气忧伤,她一个小丫头不懂什么家国大事,但感同身受,总归心里不好过。这个年代就是这样的,唯一幸运的是他们离北方还远着呢。李业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轻轻抚抚她的脊背。 家、国、天下,这就是时代的烙印和潮流,哪怕他想极力避开,有些东西总是躲不开避不了的影响着他,在时代的洪流面前,没人能独善其身。  秋儿在一边安静的磨墨,静静看着两人说话,魔磨得越细致越好,哪怕只是小事也不能马虎。好一会,待到墨汁散开,感觉差不多时她才开口:“世子,好了。” 李业点头,然后走到书桌前,秋儿已经准备好一切。 “世子你今天要写什么《诗经》还是《论语》?”月儿抹掉眼角的泪,好奇的凑过来。 李业摇摇头道:“今天这些都不写。” “那写什么?” “写一个噱头。”沾好墨,轻轻平了平手下的纸。 “噱头?”秋儿也好奇的凑过来。 “我不是说过吗,想要人们到听雨楼,总要有让人谈论的谈资才行,这便是噱头,要把人都吸引过来才行。”李业说着已经下笔。 月儿一头雾水,秋儿似懂非懂,却也跟着李业的笔默念起来。 “风卷江湖雨暗村”缓缓的秋儿念出一句,月儿便问:“世子,这是诗吗?” 秋儿伸手捂住她的嘴巴,示意安静。 笔锋一转,第二句也出来了,李业行文及其流利,秋儿便也默默跟着念出来:“四山声作海涛翻” 真的是诗!秋儿眼睛一亮,她从未见过世子写诗。光这两句,韵脚压的好,气魄雄浑,想必也是一首不错的诗,秋儿心中这么想。 待她回神,下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