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御书房
    “我自有办法。”李业用短短几个字结束争论,老人没有和他争执。 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王府要说可以赚钱的就一个酒楼,除此之外并没有了。皇子大多无实权,有权的皇子只有太子一人,其他多少只是威望地位,但这些李星洲都没有,有的是潇王,而潇王已经死了。 优势他是有的,拿捏心理,暗中驱使人心,可这些都只是说说,实际情况肯定会复杂太多,知易行难,行动永远会比理论难上千万倍。 就好比原子弹制造,随便学过初高中物理的人都能把理论和核心原理讲的头头是道,但要说道能够实践,能做到的人绝对千万中无一。 因此事先的预案和考察就十分重要。 月儿之前回家了几天,现在又回来了,秋儿从小无依无靠,是在王府里长大的。 看来要早做准备,早做规划啊,一个月一百两应该不难吧。 “秋儿月儿,准备准备,下午我们出去走走吧。”李业道。 “好啊好啊!”月儿欢快的答应,秋儿也点头,毕竟总闷在家里多不自在。  严毢做事很麻利,很快找裁缝来府里为所有人量体。 一开始大家将信将疑,低下窃窃私语大多都是“我觉得不太可信”,直到一天早上天还没亮透,严毢用马车把衣物拉回来的时候所有人这才信,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的快速传开,从伙夫到护院,从丫鬟到浣女。整个上午莫名的情绪在王府中流转 严毢在王府东院子天井屋檐下摆起几张桌子,衣物全堆在上面,将所有人都叫过来,然后说了小王爷他给所有下人置办冬衣的事。 虽然天寒地冻,冷得人瑟瑟发抖,但所有人脸上满是笑容和期待,年关将至府里给他们置办新衣服,这是多少年没发生的事情了。 潇王在世的时候王府一年四季宾客满堂、高朋满座,王府的人出去都是昂首挺胸,备受巴结。那时每到年关王府都会给他们发一笔让别人眼红的过年钱,做新的衣服。 可潇王故去之后天一下子变了。世子顽劣,只知玩乐,根本不管府里的事情,王府门庭冷落,以前亲近王府的人大多再也没来过。 虽然他们都知道潇王是英雄,为国而死,平海内,安四方,但人一入土什么都没了,世态就是这么炎凉。 之后王府每况愈下,逐渐入不敷出,加之世子肆意挥霍,所有人的日子越来越难过。经常遭到周围高宅大院别家下人冷眼和奚落,曾经风光无限,现在却落到这个下场。 有人陆续偷偷离开王府,也有人不堪受辱伤了其它大宅的护院,最终被刺字发配,死活不知,而别家下人却平安无事 日子一天不如一天,过了今天都不敢去想明天。 就这样苦苦支撑不知多少年后,年关之际,王府居然再次给他们做新衣了。 其中沧桑和委屈,不是一墙之外的外人能够理解的,很多王府老人躲在人群中忍不住默默抹起眼泪。 严毢扫了他们一眼,厉声道:“没出息,有什么好哭的。王爷在天有灵,王府会越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