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王府的经济危机
    京都的大雪来了,站在阁楼,倚栏望去白蒙蒙一片。房舍屋檐,碧河岸柳,朦胧只见淡淡轮廓,淡灰、深灰、层层分明,从脚下到目光尽头。隐约能听到鸡鸣和狗叫,除此之外一片寂静,雪那么静,连风声都没有。 “世子外面冷,还是进来吧。”秋儿说着把一件厚厚的貂皮大衣披在他身上。 “看看雪,我一点都不冷。”李业一身厚厚棉袍怎么会冷,倒是秋儿衣着单薄。皱了皱眉,反手把大衣披在秋儿身上:“怎么才穿这点衣服。” “衣服没干。”秋儿说着看向积满雪的屋檐。 李业看了她一眼,又问一遍:“怎么不多穿点衣服。” 秋儿低下头:“衣服没干” 李业知道小姑娘撒谎了。 对于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判断他是否撒谎其实比较容易,注意一些细节就行。撒谎的时候人会下意识将自己从谎言中剔除,比如一开始那一句秋儿说的是“衣服没干”,平常人大多会说“我的衣服没干”。 撒谎的人也会下意识向上看,避开别人的目光,为了掩盖心理上的弱势。 但只是这些只能说有嫌疑,所以又问一遍。 撒谎的人还喜欢仿佛反复同样的回答,来强调自己回答的真实性。果然,秋儿的回答是一样的,李业心中确定小丫头十有八九撒谎了。 李业捧住她俏脸冰冷的小脸,用了好一会儿将它捂热乎,小丫头脸颊红彤彤的,睫毛在微微颤抖,李业这才开口问:“实话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 “世世子。”小丫头心虚的低下头。 “没事,我不怪你,老实跟我说。”李业尽量温和一些,好让小丫头放松下来。 “奴婢奴婢只有这些衣物”秋儿小声道。 李业明白过来,随后有些吃惊,这说明王府没钱了。他不会去问你不是有月钱这种傻话。秋儿是王府级别最高的下人了,如果连她都穿不上足够御寒的衣服那就更别说其他人。 “带我去见见严总管把。”李业道。 “世子,这不怪严总管。”秋儿紧张的辩解。 李业摸摸她的小脑袋:“我知道,我只是去看看,这事总要有个对策才行。” 秋儿愣住了,她显然没想到世子居然会关心这种事情,然后又是欣喜又是感动,心情复杂居然说不出话,只是静静点头,然后带着世子向账房走去。  火红的炭火缓缓燃烧,屋里暖烘烘的,李业坐在桌边,秋儿静静站在他身后,发须花白的严毢站在一边,严肃的给他报告着王府的开支,虽然不知道小王爷今日为何突然问起此事,但他心中十分高兴,这意味着小王爷开始当家了 “小王爷,府中支度主要来源是皇家月供,您是皇子之后,每月有一百两供银,都是老奴到户部提的。逢年过节时也会收到些礼钱,王爷在世的时候每年能收三万两左右,现在” 老人顿了一下,有些落寞的道:“现在每年只有宫中会送些,但也不过千两。” 李业倒是理解,极盛而衰,老人当然会失落。 “此外城东有王府的酒楼,就在王府河对岸。都是些以前跟着王爷的老兵,其中有些家里人当年被叛军杀了,王爷宅心仁厚,不忍他们无依无靠就开了酒楼让他们在其中搭把手,安置下来,每个月也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