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私奔为妾的富家小姐4
    这天夜里, 杜子腾睡不着,扭头一看, 柳姨娘已经睡熟了。他蹑手蹑脚下了床, 起来披上了外衫, 推门就出了院子。

    月色正好, 但杜子腾无心赏月。他踱步来到了虞静淑以前住过的院子外, 敲敲门,喊人来开门,看院子的婆子听见了主子的声音, 赶紧出来开门。

    婆子掌着灯, 杜子腾就进了虞静淑曾住过的屋子里, 那婆子在后面赶紧解释,“柳姨娘吩咐把屋子重新粉刷过,管事已经去找人了,应该明日能来匠人。”

    “先不用了。你留下灯,出去吧。”

    杜子腾在空屋子里坐下了, 人去屋空,有些凄凉, 只剩下墙上的一首诗作还在。

    《相思泪》

    枯坐春闺里,难忘远行人。

    一曲相思泪, 对烛到天明。

    杜子腾想起来, 那是有一次自己赴朋友之约,到外地去。回来后,虞静淑就给他看新写的诗作, 便是这首《相思泪》。她告诉自己,在自己不在的日子,她为相思所苦,有天夜里,弹了半夜的琴,弹的曲子就叫《相思泪》。

    自己感她深情,就把这首诗誊抄了,裱了起来,让她挂在自己屋子里。

    杜子腾知道这屋子迟早留不住,不然柳氏又拈酸吃醋,而且,自己也答应柳氏把这边院子给她作画用。他枯坐一阵,就上前去摘下了墙上的字,卷了卷,带出去了。

    ……

    方云这边还在琢磨着她的生意经,反正陪伴父母的任务是个长久的事情,慢慢来。她先在这个世界立稳了,再慢慢琢磨对付古代渣男的事情。

    她一点一点把自己在现代了解的知识运用到古代来,掌柜们不由惊喜,“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小主子,这些法子真能让人常来咱店铺。不过,这凡事在咱铺子里预存了二十两的都叫贵宾,合适吗?那有些人的身份……”

    方云笑了,“顾客就是衣食父母,我们指着这些主顾穿衣吃饭呢,礼多人不怪嘛。”

    不止是家里原先店铺的经营上,方云下了些功夫,她还让父亲出资一万两,设立了一个钱庄。

    归家的第二天,她就女扮男装在城里坐马车转了一圈,然后发现,城里唯一的金融类机构就只有当铺和金银铺。一个是抵押放款的,一个是货币兑换的。她在原主的记忆里也回顾一遍,确实,这个古代世界没有存款机构。

    这就是商机啊!

    方云忽悠老爹的时候,说的天花乱坠,“爹,您看,如今大家的钱都是自家存着,又怕丢,又没利钱。若是有地方给大家存钱,人们应该会很乐意。”

    虞员外立刻明白了,“然后,咱们拿这钱再去放贷?”

    “是啊。女儿已经想好了。存钱的,咱给人家年利一分,那来借钱的,咱收人家年利三分。不管那有钱的,还是缺钱的,到了咱这钱庄,都有好处。”

    “好是好啊。”虞员外琢磨一下,“只是这放款年利才三分,咱们少赚点还是小事,那放高利贷的岂不是恨透咱家,人家可是月利三分。你这么弄,有些人怕容不下。”

    “爹,那接高利贷的,往往是走投无路的。咱不与高利贷争利不就是了!”方云解释道,“咱家钱庄就只做抵押放款,有东西能抵押的,才能来借债。”

    虞员外认真想想,似乎可做,但是,他预先就想到,会有不少人存钱进来,到时候他这里日日进账,只怕会有人嫉妒得红了眼,少不了弄出些麻烦来。于是,他在钱庄要挂匾前,就写了契约,送给知县夫人三成的干股,一年一结账,分红三成。

    有了这大礼,连县令公子都去了钱庄开张看热闹,还送了贺礼。旁人一看,这“富康钱庄”有来头啊,县令公子都来捧场了,可不是好欺负的,那想闹事的就歇了心思。

    这“富康”钱庄一两银子起存,存一年就有一吊钱利息。好些人家就砸了扑满,存钱过来,然而领了写有自己名字的存单回去,好好保管起来。那有财产可抵押的,也能以年息三分借到钱,这比起高利贷是便宜多了。

    钱庄的成功,让方云在掌柜们心里彻底立住了,他们不得不承认大小姐是个经商奇才,他们的想法大小姐很容易就明白了,可大小姐的想法,他们却得好好想想才能明白。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根本无法相信那些奇思妙想都是出自于大小姐一个女流。

    他们只能想着,大小姐是有些天赋过人,还自幼得父亲悉心教导,又有专门请的先生教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