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不做王妃的贵女2
    “可是, 王爷……他, 他能舍得?”祈祥吞吞吐吐地问道。

    方云冷笑, “女人在后院生活, 或者有名分,或者有宠爱。我如今身子不中用了,不能生育, 不能侍奉, 你以为王爷留我何用?便是不缺我这一口饭吃,我又何必在此苟延残喘?我刚跟王爷大吵一架,跟他说, 宁为穷□□,不做富人妾,王爷彻底翻脸, 这才有今日的赐婚。将军放心,王爷不会反复。便有反复, 自有我来应付。您只要今日把我送回侯府, 明日去侯府提亲就是。”

    说着,方云就替祈祥做了主, 推他一把,带着他一直走出了王府大门。一路上,就有下人惊讶地看着“惠夫人”跟个男人亲亲热热地走出去, 有的还骇得跌了跟头。

    一个婆子小声惊呼,“我的个娘哎!可了不得了!”她慌张地跑了,方云看了一眼, 那是王妃的方向。

    那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前世里,原身宋如惠怀疑王妃害她没了子嗣,就和王妃斗了好些年,一直斗到多病的王妃终于油尽灯枯,一命呜呼。宋如惠如愿以偿,终于坐上了梦寐以求的王妃之位。

    两个侧妃虽然不满一个妾室越过她们就直接做了王妃。但是,王爷请了圣旨回来,再想想人家本来就出身高,那两个侧妃也就死心了,继续过自己无宠无趣的日子。

    然而,做了王妃之后,宋如惠发现,终于跟王爷做了夫妻之后,她却没了昔日的宠爱,王爷也再不许她像以往那样撒小性子。

    就连宠爱也是一日不如一日,王爷的后院添了不少新人,说是宫里赏的,推拒不得。但宋如惠知道,如果他不想要,拒绝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就像他以前为自己做的那样。

    宋如惠为了坐上这个王妃之位,可没少为王爷出谋划策,也没少厚着脸皮回去求她叔父忠烈侯,忠烈侯虽说怨她去做了妾,可到底怜惜侄女是死去的大哥唯一的孩子,也没少帮忙。

    本来忠烈侯是不想站队的,只想做个纯臣,却因为她的缘故,到底被拉到了庐林王的阵营,也没逃过夺嫡之争的纷纷扰扰。

    王妃的父亲是文官,还高老还乡了,顶不上什么用。王妃看到宠妾和娘家人能帮上王爷,也就有时候不得不忍让,不敢和宋如惠争什么。

    而且,王妃已经有两个嫡子了,又是圣旨赐婚,地位稳稳的,她只想守着孩子,护着孩子平安长大。更何况,宋如惠已经没了要孩子的可能。其实,威胁不到她的孩子。

    宋如惠虽然也不服王妃,有时候有意无意跟王妃争宠,但她到底是个良善之人,从不曾动过心思去害王妃和她的两个孩子。

    可坏就坏在,院子来女人多,两个侧妃从中挑拨生事,让宋如惠相信了,她之前的流产是王妃下了药的。本来宋如惠也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王妃做的,可是当王爷无论如何都不肯彻查此事,她就明白了。

    王妃是皇上赐婚的,又有两个嫡子,王爷不能动她,不然就会失去圣心。就算皇上知道王妃害了庶子,同意处置王妃,那也对王爷非常不利。后院不稳,就是家主无能,皇上会对王爷失望。

    为了王爷的大事,宋如惠忍了,却忍得心头滴血。她想着,既然王妃和她的孩子不能动,那给他们添点儿堵,还是可以的。

    在那以后,宋如惠就开始各种作,明知道王妃在生过两个孩子后就体弱多病,三天两头就病了,需要静养,她偏偏折腾出事来,每每闹到王妃跟前。

    下人不敢惹她这个宠妾,由着她长驱直入。王妃为了大局,也对她多有忍耐。可是王妃的两个儿子却不能忍受母亲被折腾,就开始针对宋如惠,今天往她身上扔个虫子,明天往她院子里扔条死狗。

    只是,被他们父王知道后,又罚跪又罚抄书。王妃少不得又要去跟王爷求情。这就是王妃死前的几年里过的日子,来来回回地折腾。于是,王妃心力交瘁,渐渐地就常年卧床了。

    王妃病逝后,宋如惠成了新王妃,家里的两个嫡出小王子对宋如惠恨之入骨,但是他们已经长成了少年,明白了自己的无能之处,选择了隐忍。

    宋如惠做了王妃后,就开始求王爷把一个妾室所生的庶子过继给自己,可这次王爷无论如何不同意。

    宋如惠气得跟王爷大吵,“她害了我的孩子!你没保护好我,这是你欠我的!”

    王爷疲惫地跟她说,“我跟你说了,不是王妃,你总不信。”

    “你查都不查就知道不是!你就那么信她!还是你什么都知道,就瞒着我!”宋如惠气得大吼。

    “好了,别闹了!若是传到陛下耳朵里,定会觉得本王治家不严,到时候,又成了御史的把柄,说不定因为这个,本王就会失去那个位置。如惠,我总要搏一搏那个位置,到时候,你何其荣耀,想想看。”

    其实,宋如惠倒是没有那么惦记那个位置,当初给王爷做妾,不顾别人笑话,是因为感情。她在一次公主的赏花会上,被不知什么人一把推到池塘里,是王爷搭救了她。而且王爷顾及她名声,把救人之功推到了王府奶娘的身上,免得她坏了名节。

    这君子之姿,这体贴入微,真正打动了她。于是她义无反顾要嫁进王府,哪怕王府里已经有一个王妃,两个侧妃,有品级的位置都占满了。她便是做妾,也要跟着王爷。

    王爷当时很感动,就让府里众人称她“惠夫人”,不许叫姨娘,还私下跟她说,“王妃自生下两个儿子,就亏损了身子。大夫说,也活不了多久。你暂且委屈了,待王妃走了,你便是下一个王妃。”

    这样一说,宋如惠心里砰砰跳起来,她也想跟王爷夫妻相称,王妃的荣耀倒是其次,最主要的是,成为这个男人的妻子,做一双神仙眷侣。

    可是,真当了王妃后发现,王爷对她越来越冷淡,宿在年轻女人房里的时日越来越多。因为她的失宠,后院里又重新热闹起来,什么会唱曲儿的,会舞蹈的,会弹琴的,都能吸引了王爷过去。

    宋如惠有些不明白了,为什么做上了王妃,她想要的日子却越来越远。

    王爷来的越来越少,两个嫡子养在王爷的奶娘身边,对她隐隐怀有恨意。两个王子总觉得,是新王妃数年的折腾,耗死了母妃。

    在她烦恼的时候,皇帝定下了储君,不是庐林王。气恼的庐林王就趁着皇帝带着储君去围猎的机会,串联了几个亲信,准备起事,逼皇上退位。然而,宋如惠的叔父这次不愿再支持他,还把消息传到了皇帝耳中。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庐林王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闯进来的宫中侍卫架着进了宫,不知皇帝和他说了什么。只知道,庐林王回来后,很快就来了圣旨,让庐林王十日后离开京城去封地。那封地是个鸟不拉屎、人烟稀少的穷困之地。皇帝会派兵马一路“护送”。其实,跟流放没差多少。

    起事过程中,王爷都瞒着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