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豪门少妇在女德班8
    方云和吴双两个人设计好, 平时在人前就装作互相不待见, 也不坐在一起, 晚上熄灯后, 俩人就开始她们的“卧谈会”。

    一个是自小好强,在良好的教育条件下成长起来的优秀的姑娘,一个是外表二十多, 实际上已经活了几辈子的人精, 两个人都爱好广泛,也有理想,有抱负, 在一起无话不谈,很快就成了知音。

    而徐明丽自从刷厕所事件后,就一蹶不振, 还总往校医室跑,说自己胃难受, 不想吃饭。

    以前也有学员为了离开, 假装生病的,但是往医院一送, 啥事没有,家人就又送回来,班主任会罚扫厕所。

    陈桂香知道徐明丽说不舒服, 就冷笑了,她说了句,“矫情”, 就不予理会了。

    徐明丽在楼道拐角处见到出主意的方云,就小声说,“姐姐,不管用啊。”

    方云看看这孩子也确实没有装病的本事,就决定帮帮她,“我一会儿把你打晕,你可不能把我出卖了,知道吗?”

    徐明丽只要能离开,其他都不管,“姐,你放心,只要能出去,怎么都行。”

    话音刚落,方云一记手刀,徐明丽就昏过去了,方云一声大喊,“不好了,有人昏倒了!”就跑走了。

    她在暗处暗搓搓地看着大惊失色的学员跑来,一会儿又有人去请班主任,陈桂香看看徐明丽真的昏迷不醒,她也有些慌张,但是很快就佯作镇定,指挥着人把徐明丽送去医院。

    后来徐明丽再没回来,去过医院的张晓美说大夫检查出来,她贫血、营养不良,还有厌食症和轻度抑郁症。当然班主任不承认这些,她只说是徐明丽一直身体不好,回家休养去了。还告诫陪徐明丽去医院的张晓美不许再胡说。

    当天,吴双吃了两碗饭,晚上睡下后,她就问,“是你干的吧?”

    “有我什么事儿啊?”方云还企图“负隅顽抗”。

    “我离心你呢,你偷偷跟她说过话,别人看不出来,我却知道,她听你的。”吴双为自己的智慧得意着。

    “哎,你出卖我,对你可没好处。我有你把柄啊!你一定想逃婚,对不对?”方云也不示弱。

    “你怎么知道……”吴双被道破了心思,一时心惊。

    方云呵呵了,“你说梦话来着。”

    “胡说!不可能!”吴双嘴上否定了,心里却怀疑起来,难道自己真的说梦话了?

    “徐明丽已经受不了了,她虽然在忍耐,外表看不太出来,但是,她心理上已经受了很大创伤,再不离开,说不定抑郁症严重了,还会自杀呢。”

    听了方云的解释,吴双表示理解,“我当然明白,她能回家,这是好事儿,就是希望,她家人能善待她,让她回学校上学去。”

    “希望是这样吧,她才十五岁呢。该是上学的时候,他家人也是糊涂,给她办了退学,也不说换个学校,却送来这里,不知怎么想的。在这儿上学,又没有学历可拿。难道以后指望她拿个初中学历找工作吗?”

    “可不是呢。”吴双也是愤懑,“我问过她,才初中毕业,为什么不上高中去。她就沉默了。”

    “这我倒是知道,前两天,她跟我提过,为什么她家里人送她来学女德。”

    “为什么?”吴双感兴趣了。

    方云提起这事,就是一声叹息,“她告诉我,本来上学上得好好的,都读高一了,可是学校里有个小混混,比她高一年级,非要和她交往,有时候还在路上堵她。有一回下了晚自习,那小混混就跟着她,到了僻静地方,就捂着她嘴巴,把她往小巷子里拖,吓得她一阵拼命挣扎,好容易才挣脱了。”

    “啊!”吴双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忍不住惊叫出声,“后来呢?那个混蛋别开除了没有?”

    “没有。人家不承认!”方云想想都可气,“倒是徐明丽当天晚上跑回家,中间惊慌失措摔了好几次,回到家里狼狈不堪的,家里人问起来,她就说了实情。第二天,她爸就带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