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女猎户4
    方云此生身高大约现代的1米67、68样子, 在女子中算是高的了。放在古代, 赶得上寻常男子。而这位何兄台, 身高大约刚刚1米6, 比他身高约1米7的纪贤弟还矮上一截。

    这何兄台说话间,还要仰望方云,似乎有些羞赧, 一个女子比他男子都高。

    原身的父母本就身量高, 而且自幼生长山林,户外活动多,食物中又多有羊奶、肉食, 故而,她的身高跟这里很多成年男子差不多,一路走来, 也是被很多人回头看了又看的。

    见到这种情况,方云寻思, 若是以这身体, 女扮男装,旁人定然看不出的。

    那位何兄热情邀请“死而复生”的纪深去到家里做客, 纪深刚回来,还有很多事情要料理,就婉拒了。

    当被纪深领到家中祠堂的时候, 方云才明白,为何纪深放下很多要紧的事情,却去陪她逛, 买新衣,还催她换上。原来是为了让她穿扮一新,领她进祠堂,告知亡故的父母自己给他们认了个女儿回来,还让父母知道,是阿姐救了自己。

    这是原身在前世没有的经历,原身对小书生一见钟情,定要做他妻子,这让纪深为难,也不知该如何告知死去的父母。而且,不久后,叔父就定下让原身做妾,而妾室,是不能进入祠堂的。所以,原身到死,都没有进入过纪家祠堂。

    奶娘悄悄告诉方云,本来二房是不同意开祠堂让个外人进去的,但是,纪深坚持,说是救命大恩,如同再生,便是父母再世,也定会当面感谢的。他要让父母知道,是谁护住了他们的儿子,让父母在地下安心。后来,二房就答应了。

    方云想,这大概是他们做贼心虚吧。提到了地下的兄嫂,他们不敢多话了,大约也怕兄嫂从地下爬出来找他们算账吧。

    在祠堂里,纪深跪拜了父母牌位,诉说了自己遭遇的事情,还有认下义姐的事情。方云毕竟不是纪家的人,就没有跪拜,只行了福礼。

    但是,当她进入祠堂的那一刻,感觉到了内心的激动和感慨,这大约是原身的残念吧。虽然不是以儿媳的身份进来的,但是,她也是满足的。

    纪深要做的事情不少,纪家给他办了葬礼,结果他又回来了。这就尴尬了。纪家人要去把他的坟墓处理掉,还要去跟来吊唁过的人家解释。

    纪深自己也要去拜会先生、同窗、好友,他每次出门,方云都跟着,纪深先前的书童被打发走了,身边没个信赖的小厮,方云就暂且做个护卫,跟着他。

    而纪深也想把自己的义姐介绍给亲朋好友认识,还拜托人家,以后义姐有事,能关照一下。

    刘伯给纪深又找了个自己本家靠得住的亲戚家的孩子过来,给大少爷当新书童,小孩叫刘成旺,十三岁,被刘伯教的很好,发誓要对少爷忠心耿耿。

    至于婢女,二夫人倒是送一个过来,可是,想起前车之鉴,纪深自己婉拒了,说是要用心科考,不要婢女。

    奶娘也觉得,那些小狐媚子,还是不要放在少爷身边好,便找了个先前用过的老人回来,当粗使婆子用。

    其实,刘伯、奶娘、方云都对二房两口子有些疑虑,只是,苦无证据,所以便心照不宣地防着他们。这种情况下,外来人越少越好。

    不过,方云自打来了,就没见过那个金手指男主——纪喻,据说,他今日学有所成,原先的先生给他推荐了更好的老师,他到外地拜师去了。

    看来,这人是怕自己的金手指——做出锦绣文章的能力突然出现,让人怀疑,就找了个外地拜师的借口,躲避一阵,回来的时候,学业精进,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举人考试,就在这年秋天。纪深开始忙着埋头苦读,三不五时地去找先生,请先生点评文章。

    方云知道,在前世,这一年的科举,纪深是名落孙山的,因为他在考场上,犯了病,肚子痛,腹泻,被早早抬了出来。

    而这腹泻的原因,就是二房夫人指使厨房下人给纪深的早餐里下了泻药。

    方云有些犯愁,这书生根本就听不进她的劝告,只以为是她对人家叔父婶娘的误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如果到时候,想办法不让纪深吃二房准备的东西,那不难,可是,纪深对二房的险恶用心就还是没有察觉,后面的路依然艰难。

    方云很认真地想,要么干脆让他吃回亏?然后,再想法把厨房下药的下人捉来,逼着招供?可这样的话,三年一次的乡试,就错过了。想考举人,再等三年吧。

    但是,纪喻已经中了秀才,要一鼓作气连着考举人,而且,前世,他确实在这次考上了举人,来年春闱又中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