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9章 男孩与铁匠
    维利闻言,点了点头。

    这个男人肯定是不可能留在屯子的,哪怕他带着一个孩子。番豆屯又不是救济中心,怎么可能随便把外面的流民拉进来。

    维利听完,本不想继续逗留,但是敏锐的听力让他捕捉到了男人的恳求声。

    “拜托了各位,让我留下来吧,我曾经是一名铁匠,拥有不错的手艺,可以负责给屯子里打造农具。我不要工钱,只求能给我和孩子一口饭吃。”

    男人的声音中在颤抖,语气是卑微到极致的请求。

    “铁匠?”

    维利心头一动。

    似乎前几天,莱克还在抱怨屯子里缺少一名铁匠。

    “走,过去看看。”

    维利改变了主意。

    男人被屯民们围着,维利也没有刻意向前,只是在人群外面向里看了一眼。

    那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即使已经是这么冷的天气,他也只是穿了两层单衣,只穿这些,纵然是维利,也会感觉到寒冷。

    男人跪在地上,眼中是尽是对于生存的挣扎和渴望,他双手合十,对着老约尔和一旁的屯民一边叩首一边哀求。

    在男人的身边,跟着一个六七岁的男孩,他虽然也穿得破烂,但是却被裹得严严实实,一个厚厚的大人棉衣,将他从头到脚包裹住。

    这应该是男人将自己的棉衣裹在了他的身上。

    小男孩平静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脏兮兮的脸上,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显得尤为特别,他也不哭闹,也不出声,只是安静地站在父亲的身边,似乎在等待着屯民们接下来的驱赶。

    在看到男孩的时候,维利的眼中露出一丝意外。

    这个男孩给他的感觉,很奇特。他的眼中没有胆怯、没有恐惧、没有奢求,仿佛什么都不存在。

    “很抱歉,我们并不能收留你。”

    老约尔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但还是选择了拒绝。

    番豆屯不可能收养流民,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后续根本控制不住。

    男人眼中的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了,他痛哭流涕,眼中尽是绝望。

    他和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他们从远方流浪而来,一路都只是采些野菜为食,偶尔逮到一只老鼠,都是一顿美妙的餐食。但是随着天气逐渐转寒,老鼠不再出洞,就连赖以存活的野菜,也已经枯黄殆尽,这已经将他们逼上了绝路。

    男人跪在原地,神情木然,他的身边,小男孩轻轻地揪了一下父亲的衣角。

    “我们走吧。”

    他的声音中没有一丝波澜,根本没有受到父亲情绪的任何影响。

    男人听到儿子的声音,突然一愣,然后对着老约尔又是一阵磕头:“仁慈的老人家,您不要我可以,能不能将这个孩子留下来。您可是随意支配他,让他做多劳累的活都可以,他一定不会抱怨,只要您能给他一口吃的就行。”

    老约尔的眉头拧紧,脸色也不好看,收留流民,这种事情自己根本决定不了,这是屯长大人的权力。

    他咬了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