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1.第二十一章
    拍摄的进度果然被严才捷言中,一个星期之后,陈渊正式杀青。

    晚上聚餐结束之后,邵元洲掏出手机,“加个微信?”

    陈渊也掏出手机,但他不太会操作,就把手机直接递给邵元洲,“你自己加吧。”

    邵元洲扫了二维码正要添加,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备注名写着‘聂宴’两个大字。

    但凡是跟商路沾点关系的人,没人会不知道聂宴的名号,更何况邵元洲,加上陈渊和聂宴结婚的消息娱乐圈内几乎无人不知,所以看到来电显示,邵元洲赶紧把手机递回,“聂总的电话。”

    陈渊随手挂断。

    邵元洲:“……”

    他目瞪口呆看着陈渊的动作,再低头看一眼已经恢复成添加好友界面的手机屏幕,语气僵硬,“你不接吗?”他深知聂宴的地位,对陈渊这种行为感到十分惊诧,也很迷茫,“说不定有什么要紧事呢?”

    “他没有要紧事。”

    邵元洲半信半疑,但电话已经挂了,他也不好帮陈渊再打回去,“好吧……”

    加了好友之后,邵元洲才把刚才的插曲抛诸脑后,他抿了抿嘴唇,“以前我对你有很多误会,熟悉之后才发现传言果然不可信。”想起之前的事,他又说,“很庆幸这次和你能在同一个剧组拍戏,如果没有你,我现在可能不会这么轻松。”

    这句话指的是什么两人都很清楚。

    那天他们各自离开事发的酒店,但不知道事情发展的媒体依旧按照原计划在一大早就偷偷摸摸上了楼,只是到了那个时候,房间内早已经没人了。

    邵元洲之后很快得知了这个消息,他很难不感到后怕。

    以他在粉丝面前的奶油小生人设,如果被爆出轨加同性恋丑闻,是一定很难翻身的。他不像陈渊背后有林海娱乐这样一个大公司做后盾,一旦他人气下降,没了那些支持,他手里的资源无疑会被分流出去,到了那时候就基本可以宣告退圈了。

    所以他一直都很感激陈渊。

    “以后如果你有什么麻烦,尽管来找我,我会全力帮你。”

    陈渊随手把手机揣回口袋,闻言看他一眼,目光尤其在他惨白无光的脸上转了转,“你也到现在还没养好身体吗?”

    忽然转移的话题让邵元洲怔了怔,在不知不觉间凝起的满腔兄弟情义也消退个干净,“啊?”

    陈渊从他迟钝的反应中更断定了他的状态,“好了,你该回去了。”

    邵元洲半是恍惚半是疑惑地上了停在路边的保姆车,直到车子开始行驶,他才回过神来。

    也?

    哪个也?

    陈渊的也,还是……聂宴的也?

    然而能告诉他这个问题的答案的人此时也上了另一辆车,紧接着往和他完全相反的方向去了。

    没过多久,陈渊回到入住的酒店房间。

    他进门时聂宴正坐在沙发上。

    “你怎么不接我的电话?”听到动静,聂宴转眼过来,“你知不知道我在担心你,一周之前发生的事,你这么快就忘了吗。”

    “我不喜欢接电话,你以后也不要打了。”

    聂宴:“……”

    陈渊走到他身前,忽然屈指抬高他的下巴,弯腰仔细打量他的脸色。

    聂宴后背倏然僵直。

    和陈渊如此近距离面对着面,他下意识放缓了呼吸,“你要做什么?”

    陈渊的拇指在聂宴唇边轻点两下,随即松开手,“你这两天的气色看上去很正常,你觉得怎么样了?”

    这两天他总觉得聂宴休养的时间太长,可刚才和邵元洲聊了几句,才发现原来并不只有聂宴一个人这么体虚。

    聂宴松开了收紧的五指。

    他照例隐瞒着三天前就彻底痊愈的消息,“好多了。”

    陈渊从桌上取过一个橘子,在他身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我今天杀青了。”

    聂宴不动声色,“你打算接下来继续拍戏,还是跟我回去。”

    陈渊不由想起之前严才捷说过的话,“我打算先去武当山。”

    “武当山?”聂宴不明所以,“为什么?”

    陈渊说:“这里距离武当山更近,去少林寺要绕路。”

    聂宴更觉得奇怪,“你为什么要去这两个地方?”

    “学武。”

    这两个字话音落下,房间内寂静片晌。

    聂宴深吸一口气,他重复一遍,“学武。”

    “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