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9.第十九章
    聂宴最终没有答应陈渊的要求。

    更让陈渊奇怪的是,聂宴仿佛对这个一劳永逸的建议感到诧异,甚至感到难以置信。

    “这是目前为止最合适的办法,”陈渊换了衣服,“不过决定权在你。”

    聂宴的确难以置信。

    他难以置信陈渊就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和他断绝关系的话,难以置信陈渊竟然会把昨夜的事当做没发生过。

    心中翻滚着的巨大憋闷和怒气让他简直失声了。

    陈渊已经穿上外套,他最后问聂宴一句:“你今天还要赶回去吗?”

    聂宴盯着他,冷冷道:“你觉得我现在还能起得来吗?”

    陈渊想了想,“那你继续休息。”他抬腕看表,“我也快杀青了,需要拍的戏不多,下午就会回来。到时候如果你还是不舒服,我可以送你去医院。”

    聂宴还没说话。

    陈渊又补充一句:“其他的,等我回来再谈吧。”

    再也无法抑制的烦躁在这句话音落下的同时涌上聂宴的脑海,他猛地坐起身,冷厉的英俊面容上满是寒霜,“我绝不会跟你离婚,你最好尽早死了这条心!”

    他莫名恶劣的语气让陈渊脚步一顿。

    聂宴的呼吸稍有急促,他勉力克制着,但胸膛起伏的波动仍旧能看得出他情绪很差,“陈渊,你这么想和我离婚,是为了什么?”他沉声逼问,“是为了谁?”

    陈渊侧过脸看向他,不太理解他是什么意思,“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我不希望再被聂家的人纠缠。”

    再者说,当初他们结婚原本就是带着目的,真相大白后,他们也没有维持婚约的必要,总归一年之后合同结束,他们还是会一拍两散,现在不过是提前了一段时间,也没什么可大惊小怪。

    聂宴抿直薄唇。

    常年身处高位让他疑心很重,陈渊的话他一个字也不信,但也只说:“不论如何,这件事我不会同意。”

    他坚持这个答案,陈渊没再接续下去,“那就这样吧。我先去剧组了。”说完又看一眼腕表,然后开门走了出去。

    酒店离拍摄场地离得不远,车程只有十几分钟,然而剧组的工作人员大多比陈渊到得更早。

    张成华也是其中之一。

    他远远看见陈渊的身影,连忙迎了过去,“小陈啊,昨天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聂总突然来了,还发了那么大的火?”

    “这件事跟你无关,”陈渊说,“你不用理会。”

    听到这句话,张成华放心了大半。

    昨天聂宴气势汹汹地来,气势汹汹地走,着实把他吓得不轻,深怕是出了什么事惹得这尊大神不快,那他这部剧可就拍不下去了,于是昨晚一整夜都没睡好,如果陈渊今天不来,他都已经做好了上门去负荆请罪的打算。

    所幸陈渊来了。

    此外他虽然对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好奇得紧,可既然陈渊不想说,他也不想节外生枝,只好转身回去,继续去做拍摄前的准备工作。

    没过太久,邵元洲的保姆车到了。

    下了车,邵元洲站在车前左右看了看,目光刚触及陈渊,就马上直奔过来。

    但真的走到陈渊面前时,他却眼神发飘,眼下的青黑这时就变得格外瞩目。

    他昨晚和女朋友翻来覆去大战了三百回合,女朋友醒了昏、昏了又醒,睡着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泪痕,而他自己今天早上更着实是靠着毅力才能从床上下来,那也是两股战战、头重脚轻、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痛,险些没能站稳,来的路上他甚至猜到了回去后会遭到女朋友如何凶残的一顿毒打,只不过想到就算被凶残毒打也至少比身败名裂强了太多,这才能硬撑着来到片场。

    可见到陈渊这么一副再平常不过的神态,他顿时心理不平衡了。

    “你,”邵元洲张了张嘴,提起这一茬,他惨白的脸上浮出淡淡血色,“你还好吗?”

    陈渊蹙眉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