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7.第十七章
    回去的路上,陈渊坐在后车座一言不发。

    聂宴坐在他的身旁,路过半途,才开口说出第一句话:“你还好吗?”

    “嗯。”

    “我会查出这件事的来龙去脉,给你一个交——”

    陈渊倏然睁眼,他看向聂宴,“李明凡说过,因为我得罪了聂家,所以他才会对我动手。”

    聂宴抿了抿唇。

    刚才邵元洲提起的名字,两人都听得很清楚。

    聂兴安。

    灿威影视的总裁。最重要的是,他来自聂家。

    陈渊看得出这件事不是出自聂宴授意,却和聂宴有绝对摆脱不掉的干系。

    聂宴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想尽早把这件事解决,“你别多想,这只是聂兴安自己的主意,我会让他知道做错事的后果,他以后也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除了他,”陈渊深深看他一眼,“聂家还有很多个聂兴安。”

    聂宴眸光微凝,他回望着陈渊,自然垂放的右手缓缓收拢,“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今天想和我谈一谈,应该和你正在调查的事有关吧,”陈渊淡声说,“正好,等回去后,把事情一并解决。”

    一并解决。

    车厢内忽然沉默下来。

    聂宴并不蠢笨,正相反,他聪明到足以听得出陈渊这句话里的意思。

    “我——”

    体内忽然涌起的燥热让陈渊不耐的闭了闭眼,也打断了一直关注着他的聂宴未出口的话。

    陈渊堪堪平复躁动,“你刚才说什么?”

    聂宴心头仿佛悬起一把利刃,他下意识转移了话题,不想再继续和陈渊讨论下去,“你身体是不是还不舒服,我们马上就到了,你再忍一忍。”

    陈渊接过他递来的水喝了一口,蹙眉又问:“这种情况,真的不需要去医院?”

    聂宴心中微动,“不需要。”他说,“药效很快就过去了。”

    他的回答一直不变,加上系统仍然坚持没有检测到任何对身体有害的物质,陈渊于是重新阖眼靠回椅背,但胸膛起伏的幅度要比寻常时候急促一些。

    聂宴凝视着他,接着敛眸想了片刻,才收回视线。

    没过多久,车子缓缓停在了他们入住的酒店门前。

    陈渊的呼吸比来时更粗重稍许,体表滚烫的温度让他不太习惯,眉间也久久没有松开。

    他和聂宴一起上楼。

    到了房间门口,他抬手扯开衣领,哑声道:“怎么还是这么热。”

    聂宴打开房门。

    路上,他发现陈渊对这方面的了解几乎为零,也让他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更势在必得。

    “你知道你中的是什么药吗?”

    陈渊在原主的记忆中搜索不到相关信息,“你知道?”

    聂宴唇边有浅淡的弧度转瞬即逝,“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放心,它不是□□。”

    这句废话让陈渊稍稍不耐,他解开腰带走向浴室,“你的事,等我出来再谈吧。”

    聂宴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没入门后。

    衣料摩擦的窸窸窣窣过后,是阵阵水声响起。

    没有来得及合上的门内漏出的声响在不经意间蛊惑了聂宴。

    他弹动指尖,接着往前走了过去。

    陈渊在他进门的瞬间已经察觉到动静,但头也没回,“你进来做什么?”

    聂宴没有说话。

    他径直走到陈渊身旁。

    陈渊站在花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