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十二章
    因为聂宴最近几天遇到了一些事情需要亲自处理,没有太多时间和陈渊再交流演戏方面的经验,导致陈渊在片场逗留的时间越来越长,回到酒店的时间也越来越晚。

    对此陈渊并不放在心上,但张成华还关心了几句。

    他演戏的天赋得天独厚,合作的这段时间让张成华惊喜不断,也不太能理解他之前的几部电影怎么就能烂到那么地步。

    这个问题没有困扰张成华太久,“是没遇到好导演。”他眯眼笑道,“肯定是没遇到好导演。”

    邓佳言站在他身旁看向远处正在穿威亚服的陈渊,深有同感,但她补充一句:“也没遇到好剧本。”

    刚刚和龙套演员讲过动作回来的严才捷看他们一眼,“……”

    他还没说话,邓佳言就喊道:“开始了开始了!”

    摄影师已经就位,现场渐渐安静——

    陈渊单手握着归鞘长剑,他甩手卷起长袖负在身后,飘身从高台飞落到众人近前,衣摆随风而起,一如他轻松的神色,不带丝毫吃力。

    下一刻,他脚尖先触地,接着顺势往前走了一步,说出一句台词:“诸位,好久不见。”

    嗓音惯常低沉磁性,却掺进了玩世不恭的味道,那双以往疏离淡薄的漆黑眼睛里,此时盛满令人心跳加快的温柔笑意,薄唇抿起的弧度是漫不经心的洒脱。

    摄像机恋恋不舍把他这张脸换了角度拍个遍后,镜头慢慢移到了他对面的方向。

    和之前的每一次一样。

    一条过。

    张成华赞叹地摇了摇头,“他简直就像天生会飞,我从来没见过有谁拍吊威亚的戏能过得这么简单。”

    这次轮到严才捷深有同感,“他天生会武术。”

    邓佳言接口说:“陈哥天生就是个天才。”

    刚才在镜头前配合拍戏的男主角听到三人的聊天内容,眼含厌恶地冷哼一声,转身走到另一旁休息。

    在他身后的男演员见状,心里微动,抬脚跟了上去,“邵哥,等等,下一场戏有段台词我还不太熟,我们对一下吧?”

    邵元洲回头看他一眼,“哪一段?”

    “我翻一下,”男演员作势排开手里的剧本,他走近时叹了口气,“真是不知道这个陈渊究竟哪里好,不就是拍几个耍帅的镜头,看把张导和邓编剧高兴的。”

    邵元洲皱了皱眉,但没有阻止他,只说:“林海娱乐的太子陈渊,你不知道吗?”

    “太子?”男演员低声笑了一句,“林海娱乐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不了几天了,他还算什么太子!不过说起这个,他前段时间跟聂家那位结婚,也真是让人惊讶,邵哥你还不知道吧,和他结婚的,就是当年被林海娱乐封杀的那个聂宴。大家都说,聂宴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报仇的。”

    邵元洲眼底又有厌恶的神色一闪而过,“两个同性恋这么大张旗鼓的结婚,也不怕丢人现眼,聂宴是谁我才不感兴趣。”

    男演员眉头一挑,他不动声色地撇了撇嘴,转而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澳门葡京网上娱乐官网